楚阑宇似有心事,对于月香浅的勾#引视若无睹。

    过了一会他起来,看了一眼月香浅,这才轻声道:“走吧,我带你回府。”

    月香浅一喜,忙点了点头。

    那种感觉比捡了银子还高兴,她的心思雀跃,没想到,这次这么容易就得到了!

    而且,看楚阑宇这性格虽然有些小傲娇,但是绝对是会负责任的男人!

    如此一想,月香浅心里更是多了一抹激动。

    二人穿好衣服出了门,月香浅临走的时候忍不住的向着草堆那边看了一眼。

    不知道他有没有死透了?

    她回头会让人前来收拾了!

    月香浅跟着楚阑宇来到了邺王妃。

    邺王妃乔氏,长相漂亮,眼底带着精明之色,见到楚阑宇领着女孩子回来有些诧异。

    “宇儿,你一#夜未归,到底是去了哪里?”邺王妃语气威严,和平常温顺的女人略有不同。

    就连她的长相之中都带着几分异国之色。

    楚阑宇抱拳,低声道:“母妃,这是香浅,是……孩儿……”

    楚阑宇犹豫了一下这才咬牙:“孩儿决定娶她!”

    邺王妃挑眉,走到月香浅的面前看着她,这才缓缓道:“抬起头让我看看!”

    月香浅缓缓抬头,就更清楚的看见了邺王妃眼底的情绪。

    她的眼底惊讶居多,更多的是带着探究。

    月香浅知道,若想要在邺王府长久的待下去,那么这个邺王妃绝对是最要讨好之人。

    “香浅见过王妃。”月香浅连忙福身,一张脸带着几分惊慌失措。

    “嗯,平身吧!”邺王妃点了点头,这才缓缓开口:“我们家宇儿还是第一次让府内领姑娘,看来宇儿是长大了。”

    月香浅一听,心里更是大喜,转头情意绵绵的看了一眼楚阑宇。

    楚阑宇的表情没有变,而是看着邺王妃道:“母妃,我父王呢?”

    “昨天晚上他从宫中回来的时候,从外面救回来了一个人,此刻正和国医在为那人疗伤……”

    楚阑宇点了点头,不解的问道:“救得何人?我去看看!”

    说完大步的向外走去,完全没有注意到站在那的月香浅。

    见楚阑宇离开,邺王妃这才缓缓道:“我家宇儿从小就要面子,性格也有些倔强和傲气!”

    “王妃。”月香浅福了福身,这才轻声道:“香浅身份低贱,可是却是真心喜欢楚大哥的,他……

    他的脾气正是我喜欢的原因,王妃也放心,香浅日后一定会都听楚大哥的,凡是也会以楚大哥为主。”

    听见月香浅只要说,邺王妃挑眉的看着她。

    她的举手投足更像是大家闺秀。

    “你家里还有什么人?住在哪?”

    月香浅连忙低头道:“王妃,我从小家里就无亲无故,之前跟着大哥一起从齐澜国过来,后来大哥却下落不明……如今就只有香浅一人!”

    听见月香浅只有说,邺王妃点了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眼前的这个姑娘虽然看似很懂事儿,可是全身上下却透着一种让她不喜欢的感觉。

    好像她太聪明了,自己只要一句话她就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