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黑,汤圆便潜入了府内。

    月槿幽才将淼淼哄睡着就见汤圆进来了。

    月槿幽一怔,做了个噤声手势带着汤圆去了书房。

    “他和母亲,怎么样?”月槿幽一出口,眼睛就不争气的落泪了。

    汤圆这才叹了口气:“主子为了救公主,身子虚弱的很!但是皇上后来将主子和公主带走!属下为了在外面打探消息暗中躲开了!刚才属下去打探了消息,皇上并未要杀主子,听说还会因为主子救了皇上而按照立功来算!公主那边暂时也脱离了危险期!皇上用鲛珠护住了公主的命!剩下的,属下还不知!”

    “皇上会立功行赏?”月槿幽眯着眼睛,心里有些不解,这才问道:“汤圆,你把当时的情况与我一一说来。”

    汤圆这才将当时的情况一一与月槿幽说了一遍。

    月槿幽听后眯着眼睛:“皇上这个转变也有些问题!我想他之所以没有降罪也肯定是因为有所目的!也许我,也许母亲,都已经成为无璃的软肋!”

    汤圆一听皱紧眉头:“依照主子的性格,只要公主跟王妃二人安全,他一定会被人所威胁的!”

    “汤圆,你可能派人去查探一下母亲和无璃的身体情况?如今更要紧的是这个!”月槿幽想了想又叹了口气:“若是皇上要拿我们二人威胁无璃的话,我想,母亲的身体情况一定没问题的!只是我还是有些担心他们两个。”

    “是,汤圆这就去查!”汤圆抱拳准备退下。

    月槿幽向前走了一步,突然感觉头有些晕,汤圆察觉连忙上前扶住。

    “汤圆。”月槿幽皱眉,摇摇头:“我没事,你……”

    “谁在外面!”汤圆听见外面有动静,这才将月槿幽扶着坐下,然后嗖的一下追了出去。

    等汤圆追出去看见门口的人时一怔,这才喃喃:“黑猫?”

    小黑大步的走了进来,看见月槿幽上前握住她的手:“槿幽,你不舒服!”

    “放开她!”汤圆眼底一片寒光,脸色带着几分冷凝。

    小黑扫了他一眼,完全都不理会汤圆。

    汤圆想要说什么,月槿幽已经摇头开口:“我没事!汤圆,你去查吧!”

    汤圆见月槿幽自己抽出了手,这才点头,扫了一眼小黑大步的向外走。

    小黑还是一脸紧张的看着月槿幽,月槿幽这才叹气:“小黑,我想要进宫!”

    “乖!”小黑伸手将此刻无助的月槿幽揽入怀中,这才轻叹:“我会想办法让你见到他的!只是这两日不行,你知道皇宫现在戒备是有多么的森严吗?”

    月槿幽感受到了一个宽厚的肩膀,这才落了眼泪。

    在她的心里,小黑就是一个家人。

    小黑眼底闪过一抹心疼,难得一笑的他这才微微一笑:“你应该开心,如今你们都活着,不是吗?”

    月槿幽点了点头,嘟着嘴:“可是……”

    “我查过了,那凤胥不见了!”小黑蹙眉,叹了口气:“皇上的一颗心当时都被夜无璃和三公主所吸引,都没有察觉到凤胥的异常!如今凤胥凭空消失,我怕他会来伤害你!”

    “凤胥不见了?他不是死了吗?”月槿幽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