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楚王这样说,夜无璃脸色一喜:“楚王哥哥若是能见到皇上,可否能帮我转告皇上?”

    楚王笑了笑,这才颔首:“这是自然,我们这关系……”

    夜无璃这才开口道:“是这样的!我昨天查到了那些人到底是得了什么病!他们身上的症状其实并非是因为食了兽人的血肉所致,而是中了一种蛊毒!这些蛊毒必然藏匿在暗中售卖的兽人血肉之中,这也是有人刻意安排的!若是一旦将他们带到了澜河边,中了蛊毒的人会做出什么我们就不知道了!”

    楚王一听面色凝重,点头:“好,无璃,你回去等我消息,我肯定会与父皇说,并且让他打消这个念头!”

    夜无璃点了点头,这才大步的出了皇宫。

    见夜无璃走了,楚王的唇角微微一动,左右看了一眼,这才匆匆的离开。

    而不远处一个马车突然停下,马车内一个声音道:“前面的可是璃王?”

    景鱼看了一眼,这才开口道:“爷,是璃王,属下叫他过来吗?”

    马车这才被掀开一个帘子,楚王的脸露了出来,看着夜无璃的背影这才缓缓叹气:“算了!本王还没有任何帮忙的办法,就不要打扰他了!此刻他心情定然不好!”

    景鱼点了点头,车帘便又被放下了。

    夜无璃回去等了又等也没有听见什么消息,不过他知道,若是楚王没有说服皇上必然会派人来送个口信,如今连口信都没有,所以没准反而是有希望的!

    第二日一大早天还没有亮,夜无璃便匆匆的道了三公主的院子,知道三公主并未起来,夜无璃就站在殿外给三公主磕了三个头,然后边乔庄出了府,直奔澜河而去。

    澜河前一天就已经弄好了祭祀需要搭建的台子,还有按照国师弄了八卦门。

    至于八卦门中间有三个大木箱,看着十分的古怪。

    此刻澜河边已经很多人了,其中大部分都是秦王的部下,夜无璃皱眉,明白今日来管理这边安全的是秦王而非楚王!

    他不敢让秦王看见,免得一下认出来自己,而是隐藏在队伍之中,假意的等着皇上等人到来。

    秦王站在澜河边,看着这波涛汹涌,已经扑打到岸上,叹了口气:“自小到大,这澜河的水位也从未这般的高涨过!你们瞧瞧,今年都淹没到哪里了?”

    “殿下,这下游的一些村庄已经被如数的淹没了,死了好多老百姓,也失踪了好多老百姓。”这边说话的,也是奉命辅助秦王的一个将领。

    秦王点了点头,向着远方看去,只能无奈道:“死伤一些老百姓也实属正常,只是不知道…还要再死伤多少!”

    “殿下不必担心了!今日国师祭祀做法,想来这澜河的水位必定能下降,而那些趁机作乱的兽人们也一定不会在敢伤害人类了!”

    秦王颔首,正想着,看着不远处密密麻麻来的一群人皱眉。

    “那是什么?”

    那将领连忙小跑着去远处高坡上查看,查看了一番之后忙跑过来:“殿下,那是楚王殿下奉皇上之命将那些带病的百姓统统带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