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无璃带着小黑出了密室之后,小黑还在那揉鼻子。

    “怎么了?”夜无璃看着小黑,不禁笑了笑:“这催孕之药做起来的时候味道确实是很呛鼻子的!对于我来说倒是没什么,对于动物之中嗅觉最灵敏的你们来说,似乎确实是会有些影响!”

    小黑皱着眉头,这才开口:“那味道…阿嚏!”

    夜无璃民初,小黑的脸色一黑,闭了嘴。

    “走吧!我们再出去找找!”推开书房的门,夜无璃见汤圆守在那里,这才颔首:“汤圆你再好好休息两日,过两日怕是你也没有办法休息了!”

    汤圆一听严肃了几分,颔首:“是!”

    “我们,阿嚏!”小黑想要说话,可是一开始却就是喷嚏连天。

    汤圆看了一眼小黑,抿着唇。

    夜无璃点头:“好,我们继续去找找!”

    夜无璃带着小黑又在马路上溜达了一会,小黑无奈的揉着鼻子:“如今只能靠你了!只是可惜你的听力和嗅觉都不如……阿嚏!我们!”

    夜无璃轻咳一声,没有解释。

    小黑揉着鼻子,有些无语:“我现在几乎啥也闻不到了!”

    夜无璃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无碍,你这嗅觉可能会短暂的失去灵敏度,过个一日就会好的!”

    小黑脸色一黑,二人便在夜空之中来回的穿梭,希望能再找到一些有力的证据。

    ……

    月槿幽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昏睡着。

    对于这个时辰,也压根不会再有人前来了,她扯过被子盖上,觉得房间里的温度好像又降低了几分。

    只是她眼见才阖上,就听见有人在门外开门,随后‘吱呀’一声,门被推开,门口一个长长的黑影率先走了进来。

    这般光明正大的不像是偷鸡摸狗之人。

    可是又这大半夜的前来,也绝不可能是什么好人!

    她屏住呼吸,等看见进来的黑影慢慢靠近的时候,她也看清楚了来人的脸。

    “你?”月槿幽蹙眉,呼啦一下坐起来,满脸谨慎的盯着他:“你做什么?”

    见来人向前又走了一步,月槿幽退后,咬牙:“你若再靠近,我可喊人了!”

    “呵呵……”低低的一笑之后,月槿幽还没来得及张嘴就觉得眼前一晕。

    第二日,秦王一大早便来到了国师的殿前。

    “许国师啊!今日可是二十六了!不知道本王的丹药做的如何了?”秦王看见许国师在配药,这才上前好奇的问道:“这药是?”

    许枫头也没抬,缓缓道:“这并非是秦王殿下的药,秦王殿下的药明日就好了!”

    秦王一听,心里一喜,忙颔首:“那许国师记得继续给本王做啊!这样本王的药就不会间断了!”

    许枫颔首:“这是自然。”

    秦王看着他做药专心,自己也看不懂,尤其是他手上拿着的那些药粉,看着颜色不同,质地却也差不多,加在一起红粉蓝黄的,他也实在不觉得有意思,这才搓着手掌:“那国师你继续忙吧!本王去看看璃王妃如何了!”

    许枫一怔,抬起头看了一眼秦王的背影,唇角微微一勾,随后便继续低头去配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