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看着汤圆这模样,这才解释:“他是我那天晚上在路边捡到的,浑身是血,胸口一个大口子!简直是惨不忍睹!不过他也好在福大命大,愣是没有死!不过按照推算来说,今天应该就可以醒了!”

    汤圆点了点头,转身抱拳:“谢谢你救了他!”

    男子瞧着汤圆,上下打量了之后这才挥手:“这就算了,我与他碰面也是缘分!希望他能好起来吧!”

    汤圆点了点头,从怀中掏出一袋银子递给男子:“我要带走他!后日我家公子成亲,他是指名的宾客!”

    “这银子算了!”男子推开,一脸的洒脱:“我本就是流浪的剑客,就算赚钱也从来不赚这个钱!至于他,只要今天他醒来你就可以带走,否则,我还是会怀疑。. .”

    汤圆笑了,没想到倒是碰到了个死脑筋。

    将银子揣好之后,她颔首:“好,既然你这样说,那么我也乐意等!”

    ……

    大婚前一日,月府比以往热闹了一些,虽然也张灯结彩粘贴了喜字之类的,可是却还是让月槿幽觉得整个府中气氛沉沉,没有多少要成亲的喜悦之感。

    害的月槿幽都有些郁闷了。

    铃铛也感觉到了,这才小声道:“小姐,您说,明天您就要成亲了,可夫人还没有过来看看!”

    月槿幽笑了笑,这才耸肩:“……无碍,反正也就是身穿凤冠霞帔,化妆出门,其余也不需要啥!凤冠霞帔不是已经带过来了吗?”

    铃铛点了点头:“奴婢已经拿出来了,今晚提前穿了吧!”

    月槿幽没有说话,铃铛便继续道:“不知道是不是最近朝廷在一个个查一些女子的生辰八字,结果弄的大家人心惶惶的!”

    “查女子的生辰八字要做什么?难不成皇上要选秀?”月槿幽蹙眉,好奇。

    铃铛连忙将最近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听说外面一直传着一个顺口溜,说什么澜河水高涨,兽人变猖狂,封印灭,人类亡,三阴女子祭上皇!”

    月槿幽细细的品味着这每一句,最后不解:“三阴女子是什么?”

    其他的她都明白了,只是唯独这四个字有些不懂。

    “三阴女子是说要三个纯阴女子祭奠上皇!”铃铛说完这才小声道:“就是可惜了,让这么多的女人都担惊受怕的,若是真的不小心是纯阴女子,最后的下场绝对是凄惨。”

    月槿幽点了点头,小声道:“这有时候没有科学的东西真是害死人。”

    铃铛一知半解的点了点头,这才小声道:“小姐,我们回屋吧!这几日天气极冷,小心一会生病了!”

    月槿幽颔首,刚要回屋就看见月香浅向着这边走来,看见月槿幽她脸上带着几分冷笑,扬声道:“伶俐啊,瞧瞧,这就是要成亲的气氛啊?这可是亲娘啊!弄的还不如普通人家嫁女儿隆重!不知道璃王那边看见了,会不会觉得丢脸哦!”

    铃铛的脸色有些隐忍,月槿幽懒得搭理她,转身进了房间。

    看着月槿幽这样,月香浅心里舒服极了,尤其是好不容易看见月槿幽灰溜溜的走了,这才高兴的转身:“伶俐,今日我要吃鱼,记得多放一些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