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槿幽想了想后来,这才抿着唇:“后来我醒过来的时候有一个神秘的黑衣男子…”

    “啊?他帮你?”铃铛捧着心一般,几乎十分的动心:“那男子是谁?为什么帮小姐啊?”

    月槿幽这才缓缓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比较生动的讲给铃铛听,铃铛一边听一边捏了把汗。

    “他只是那么一瞪,对着那些兽人冷冷的说,她是我的!结果那些兽人们一个个都不敢上前了!”

    铃铛听见月槿幽这样说,双眼冒着爱心泡泡,忙急声道:“啊?他真的这么说的?说的好!而且好男人啊!”

    月槿幽歪着脖子一笑,这才继续讲了下去。

    听见月槿幽一直说,到了最后铃铛对于黑衣男子实在是太过于喜欢了,这才握住月槿幽的手:“小姐,您怎么不喜欢他呢?”

    “为什么?”月槿幽不解,想了想又点头:“我很喜欢他啊!只…不过…”

    “很喜欢?”夜无璃的声音响起,月槿幽嗖的一下回头,而铃铛的脸色一僵,她好像刚才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啊!

    璃王听见了岂不是会恨死自己?

    想到这,铃铛倒是忙小心翼翼的福身:“奴婢先退下了。”

    月槿幽看着就这样把自己丢下的铃铛,咬牙:“铃铛你个怂包!不讲义气!就这样把我抛弃了!”

    “刚才你说你很喜欢他?”夜无璃上前,看着月槿幽低声问道。

    月槿幽忙摇头,义正言辞的看着夜无璃,皱眉:“我还没有说完,再说,怎么可能呢?不过你怎么起来了?你身体好了吗?”

    转移话题外加关心他,他一定可以放过自己的!

    夜无璃见她冰凉的小手摸到自己的额头,这才伸手将她的手暖在手心之中。

    因为自己的手太过于冰凉,所以月槿幽只能拽住他的衣领,让他的身高与自己持平,她抬起脚用自己的额头去触碰他的,以此来感受他是不是发烧了。

    古代没有体温计当真是不好。

    刚触碰到,月槿幽的身子一僵,随后不远处过来的汤圆和小黑都站在了那里略有尴尬。

    “好像不发烧了!”月槿幽觉得他的体温并没有烫的感觉了,这才松了口气:“早上的药已经熬好了,我让铃铛去取!”

    夜无璃看着她,突然觉得她好像就是照顾在自己身边的小媳妇儿。

    转身月槿幽便看见了汤圆和小黑,再看二人都站在那静静的,尴尬的表情,她一怔,忙轻咳:“汤圆你找…小黑!!!”

    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月槿幽看见小黑还是依旧那么激动,激动的夜无璃脸色一僵。

    小黑看见月槿幽过来了,面色柔和了几分…

    “小黑!”月槿幽上前揪住他的袖口,这才仰着头:“你昨天怎么回来的?”

    其实在月槿幽的心里,小黑更像是一个家人,那种守护在自己身边的哥哥!加上她‘抱’他那么久,所以月槿幽觉得小黑和自己已经很亲近了,便也没了几分男女的感觉。

    “我…走回来的!”

    听见小黑这样说,月槿幽瞬间投给夜无璃一个幽怨的眼神,这才歉意:“对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