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她心里对于兽人心怀可怜的,她总是觉得,兽人们也有好有坏,如今人类这般的虐待,它日兽人呢?又会如何和人类对抗?

    只要一想,月槿幽就无奈…

    兽人的性命在这个世界如同草芥,身份地位也是最低贱……

    月槿幽想着,感觉到一群目光汇聚到自己的身上,她这才抬起头,平视的看向他们,然后微微一笑…以此来表示她的友好。

    她一笑,这些兽人们明显都是一怔。

    兴许他们已经有太久没有看见人类对他们这么友好的笑容了,她的笑容纯真让人类都觉得舒服,何况这些缺爱的兽人?

    兽人们好多都红了脸,而原本那种j渴的表情也慢慢的消失了大半。

    不知道黑衣人去哪里了,月槿幽有些害怕,他不会真的丢下自己吧?

    若他真的把自己丢了,那么自己岂不是无依无靠?她就算再对着这些兽人笑,也总归有一些不安分的!

    她抿着唇还未动,就听见外面的脚步声。

    月槿幽和兽人们都向着牢笼的门口看去。

    过来的人正是北山看守兽人的一个小副官,他也曾是沐亲王的部下,知道五公主把这个女人丢过来的目的,自然是来验收结果,好能向五公主汇报。

    等他走过来之后一看,面色一下惊呆了,脸上也闪过一抹不可思议!

    此刻他不应该看见的是一具被蹂#躏的不像样的女人或者女尸吗!可为何这些兽人都安安静静的坐在牢房的一侧,而那牢房的一角处,那女子却安然无恙?

    她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这群兽人一个个在他眼里都是亡命之兽,不说会主动攻击人类,却也是最难管教的兽人们了。

    可是眼下……

    “你!”副将指了指月槿幽身边的那鼠兽:“还有你们!为什么不好好照顾一下这个女人?”

    兽人们都看了看这副将,目光又放到月槿幽的身上,最后又看了看副将,没有说话。

    副将的脸色一僵,皱着眉头。

    这个女人不简单啊,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能逃过一劫?

    他摆了摆手:“打开牢房,把那女人给本官拉出来!”

    牢房被打开,两个士兵上前一把架起月槿幽出了牢笼之外。

    此刻在月槿幽的心里,在牢笼里与兽人们在一起不安全,可是出来与这个看起来就不是好人的副将在一起更不安全!

    她倒是宁愿在牢笼之中也不愿意在外面与这些人面兽心之人站在一起。

    月槿幽一脸傲气,看着他带着几分轻蔑:“大人把我抓出来是有什么吩咐吗?”

    副将围着月槿幽的身边转了一圈,发现她的身材其实真的不错,再看她那张略有些脏的小脸,长得五官也端正精致,尤其这身衣服,一看就是价值不菲。

    他摸着下巴嘿嘿一笑:“本官抓你出来,自然是有好处给你的!”

    “噢?”月槿幽笑了笑,从他的眼神之中就看出了他的y贱,她忍住自己的恶心,这才顺手从手腕上摘下一个手镯:“我也有礼物要送给你,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