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沐初寒开口喊道。

    “够了!”五公主站起来,脸上的眼泪还未干,便摇头一脸失望:“难怪…难怪你最近经常很少回府,是跟她在一起吧?如此不知道矜持的女人,我沐府是绝不欢迎的!还有,雪儿的事情若与她有关,母亲不但不会饶了她,你懂什么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吗?听说在北山还关着一群凶神恶煞的兽人?”

    “母亲!”

    “雪儿,你来与母亲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沐郡雪的眼神缓缓的飘动最后落到了沐初寒的脸上,她目光坚定,脸色平静:“昨天大哥回来的时候奇奇怪怪的,我便觉得有古怪,心里也一直想着他是不是外面有女人了,于是……”

    沐郡雪说到最后,唇角带着笑,眼底却流着泪:“那女人早就看我不顺眼了,也知道我来了,便命那个兽人把我带走给……”

    哽咽,强忍,耻辱…

    “在那之后,我恳求那兽人别杀了我,兽人说他若杀人会遭到反噬,反正别人也找不到,就把我丢在那任由我生死…”

    “可,他可说是那女人指使了吗?”五公主连忙开口问道,声音有些急切。

    “他说,我一次次的阻碍了别人的路,也说,竹屋的那女人不是我能动就能动的!”我当时还好奇是谁,刚才我回来之后多多告诉我,竹屋里住的女人是月槿幽!

    沐郡雪冷冷的看着沐初寒,这才咬牙问道:“如今你可信?在你的心里她是不是天真无邪,善良可爱?在你的心里我是嚣张跋扈、残忍又狠毒的…是不是?”

    沐初寒皱起眉头,五公主这才惊讶的看向沐初寒:“寒儿,你就这样想你的妹妹?”

    沐初寒被两个女人逼的无奈了,这才抱拳:“母亲,儿子想,这件事与她肯定无关。”

    “是,这件事是我自编自演,这样你满意了吧?”沐郡雪有些激动,嚎啕大哭,看着人于心不忍。

    五公主看了心里那叫一个心疼,她连忙抱住她,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雪儿乖、雪儿不哭!雪儿放心,不管这件事与那女人有没有关系,母亲都不会放过她的!”

    “母亲!”

    五公主回头冷冷的看了一眼沐初寒,沐初寒皱起眉头。

    “寒儿,你若是把我当母亲,你若是看着雪儿和母亲一样痛心,就不应该是包容她!你可以去问问她,看她如何说!”五公主说完,这才无奈的叹气:“你当真要保护她,娘也不怪你…可是你问问自己,你这样对得起自己的妹妹吗?母亲不求别的,先把她关起来,剩下的事情母亲也会派人去查,若是和她无关,母亲会放了她的!”

    沐初寒见五公主软了几分,想了想只能抱拳:“是,儿子这就去办。”

    转身,沐初寒大步的向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停顿了一下,听见房间里沐郡雪和五公主在抱头痛哭,他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是她吗?

    他的心里是选择相信她的!

    这几日的相处她的人品和性格他都看见了!可是眼下这些事情,他真的还应该相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