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氏回去之后气的是一直坐在那生闷气。

    她发泄不出来,更多的是憋屈。

    原本兴致冲冲的想要把她给打垮,谁知道此刻倒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这叫她如何心里不怨怒?

    尤其是自己这个大夫人的身份也做了十几年了,她又怎么甘心就这样丢了?

    越想她心里越是窝着火,也越是觉得心里恨得牙痒痒。

    “娘,没准这就是古氏和月槿幽那贱人一起串通的!”月香浅翻了个白眼,这才冷声道:“古氏那贱人算个什么东西,居然还想着管理月府!”

    谢氏微微一怔,这才叹气:“其实这件事肯定和她没有关系,当初她先嫁给你爹的,后来我才入门,但是她倒是自己主动把大夫人的位置让了出来,还说这些东西不适合她管……”

    “她让给娘的?”月香浅想了想,这才又冷哼:“还算她有些自知之明,她论出身和身份哪里比的了娘呢?”

    谢氏叹了口气,月香浅便安慰:“娘,你也别担心,等我做了秦王妃之后再好好收拾她们给娘出气!”

    听见月香浅如此说,谢氏倒是面带喜色:“你个小丫头!”

    不过谢氏说归这样说,她打算还是要好好问问自己的兄长才是,毕竟好端端的怎么就变成了她失败了!

    ……

    第二日一大早,古氏便又给月槿幽送汤了,自打夜无璃没有查出这个补汤的问题,月槿幽也懒得去想,于是便端起来就喝了,看着月槿幽此刻对于喝汤的样子,古氏抿唇:“怎这般毛毛躁躁的?”

    月槿幽打着商量的口吻嘻嘻哈哈:“那娘,明天可以不喝吗?”

    古氏一愣,月槿幽这才撇着嘴:“我实在是喝够了!”

    古氏这才无奈的看了她一眼:“你的身体再喝几日我便不让你喝了!”

    月槿幽一听还需要几日,这才无语的翻白眼,古氏无奈的摇摇头,起身离开。

    月槿幽总觉得古氏就像是一个送饭的,来了最主要的任务就是看着自己喝下汤便走,自己喝了她拍拍屁#股就不认账。

    虽然这样想自己的娘亲不好,可是月槿幽还是忍不住。

    她起身伸了个懒腰,看着门口在那和春凤磨磨唧唧的铃铛,这才走了出来。

    “小姐…”

    “大小姐…”

    月槿幽看了一眼春凤,随后目光落到院子里的众人:“嗯,你们也都知道昨天的晚上的事情了!”

    丫鬟婆子都连忙上前福身,恭恭敬敬道:“奴婢们都知道了。”

    “昨天晚上谁值夜?”月槿幽的唇角一勾,她们轮流值夜的。

    “回大小姐。”说话的是春凤,因为上次月槿幽的打赏她果然老实了很多,眼底都是谄媚之色:“昨天晚上值夜的是夏菊,今儿个她去休息了。”

    月槿幽脸色带着几分恍然,这才点头:“夏菊…等下午的时候让她过来一趟。”

    月槿幽挑眉,这昨天晚上谢氏那般从容、镇定,也是势在必得一定是自己的院子出了内贼,至于内贼已经露了手脚,她又何须再做包容?

    这种人直接拉出来翻两下,杀鸡儆猴,效果想来也是甚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