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过了好一会,月槿幽这才双手抱着他的脖颈,靠在他的胸#前:“无璃?”

    夜无璃唇角一勾,带着几分宠溺道:“嗯。”

    “你帮我查一样东西吧?”

    “什么?”

    “就是…”月槿幽想了想,还不能说自己怀疑自己的母亲给自己下毒,这才轻咳道:“你就不要问了,就是有一点食物,你能不能帮我找人查查,看看里面是否有毒?”

    “毒?”夜无璃一怔,但是看月槿幽不想多说,点头:“好。”

    等夜无璃看着茶杯里的液体微微蹙眉,让汤圆找来银针试验了一下,无变黑的迹象。

    所以能确定没有正常的剧毒。

    但是这不代表这液体没有问题!

    既然月槿幽问了,夜无璃心里也很注意着,所以回去之后就叫来了平时医术还可以,为三公主调理身子的一个大夫。

    这大夫检查了一下之后摇摇头:“恕老夫医术尚浅,这汤汁之中老夫并未查出任何的毒药!璃王最好多找几个大夫查一下才好!”

    夜无璃颔首,知道了事情的结果之后迫不及待的连夜跑到了月槿幽的房间。

    月槿幽都睡下了,突然听见有声音,等看见一个黑影进了房间,她吓得忽的一下坐了起来。

    她还以为是那谢氏为了报复自己,派人来了呢,等看见来人是夜无璃的时候嘴角一动:“你……怎么半夜做起了采x花的贼的事业?”

    夜无璃唇角一勾,这才直接坐在她的床边:“额,本王倒是有兴趣做一次!”

    月槿幽扫了他一眼,这才好奇道:“你这么晚前来一定是有事情吧?说说,我看看是什么事情!”

    夜无璃点了点头,这才开口:“你今日让我查的那汤汁,我问了两个医术还不错的大夫,都说是普通的补汤,没有检查出任何的问题,等程阳再来,我让他查看一下?”

    月槿幽心里一动,莫名的有些罪恶感。

    她果然是冤枉了古氏吗?就说古氏有时候冷冷清清的对着自己,甚至好像不是很关心自己,可是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娘亲,亲生母亲把自己养这么大应该不会下毒的,倒是自己神经质了吧?

    月槿幽这样一想,无奈的笑了笑,十分的鄙夷自己。

    自己这样难怪前世没有爹娘,想来就是因为不配有爹娘吧?

    “幽儿是遇到了什么难题吗?为何会拿着补汤来找我询问?”夜无璃尽管尊重她,可也生怕她的身边当真出现什么危险,这才好奇的问道。

    月槿幽摇摇头,笑着叹了口气:“是我自己神经质了,这件事就不要再提了!深更半夜让你亲自跑一趟多麻烦?为何不让汤圆来?”

    “你也知道深更半夜…还让汤圆来!难不成汤圆不是男人?”夜无璃的语气带着几分幽怨。

    月槿幽嘴角动了动,这才小声嘟囔:“谁让你身边没个婢女的!”

    “若是有,幽儿可会吃醋?”夜无璃的眼神一深,直勾勾的看着月槿幽,等着她最真实的回答。

    月槿幽一怔,吞了吞口水,他一定不知道他每次这么盯着自己,对自己都是一种无声的诱c惑!

    她讪讪一笑,故意强作镇定:“怎么可能呢?我这人这么大度会吃醋?你肯定是喝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