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槿幽觉得她昨天晚上做梦了!

    而且是迷迷糊糊,时醒时睡,状态特别的不好!

    对于她这种沾了枕头就能睡着的人来说,她一向都是一觉到天亮,况且昨天也没有什么心事儿…

    唯一她安慰自己的便是,一定是换了一个床,所以这才睡的这般的劳累。

    一早醒来,古氏便为她准备了早点。

    不得不说这样的感觉也确实不错,与男人不同的母女情谊,让她心里暖暖的。

    “槿幽,喏,饭前喝一碗汤……”古氏笑了笑,将汤推给月槿幽,脸上带着关心:“昨天晚上是不是没有睡好?怎么脸色这么差?”

    月槿幽笑着点了点头,这才嘟囔着:“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做梦!”

    “许是在母亲这边香炉味儿太重,或者换了床睡得不习惯…那你今天晚上回去睡吧!”

    听见古氏这样说,月槿幽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也不知道月香浅是不是知道月槿幽回来了,这不,今儿个一大早就由着忆云等人护送回来。

    没错,确实是护送,这秦王派了四个丫鬟四个婆子,外加忆云等一行人沿途护送,也生怕不知道月香浅现在是秦王殿下的人。

    月槿幽正在院子里看着菊花,这些菊花据说都是古氏培养的,一盆盆颜色都不一样,让月槿幽有些佩服!

    “香浅小姐。”铃铛端着一碗茶水给月槿幽送来,碰到了月香浅,忙福身。

    月香浅看着铃铛,最后目光看向不远处背对着自己赏花的月槿幽,这才伸手拿起那杯茶直接喝了起来。

    铃铛张了张嘴,很想说这茶水是给自家小姐准备的,可是想了想算了。

    月香浅将喝完的茶杯放在铃铛手中的托盘上,这才缓缓走向月槿幽:“姐姐真是闲情逸致的很,在这赏花啊!”

    月槿幽拿着剪刀转身,月香浅吓了一跳,月槿幽这才唇角一勾:“我说远远就闻到了一种味道,敢情是香浅妹妹回来了。”

    月香浅听见她这样说,这才笑着撩起自己的发丝,带着几分妖#媚:“说到这味道,这是秦王殿下命人从西域带回来的千里香,据说只是轻轻涂抹一点,飘香很远…”

    “千里香?是做菜用的吗?”月槿幽故作不解,抿唇一笑:“香浅妹妹果然是好福气,秦王殿下也算是尽心尽力的对你好了!香浅妹妹此刻应该很幸福才是!不过,听说香浅妹妹怀孕了?就是不知道这千里香对孕妇或者胎儿可好?”

    月香浅本来傲娇的脸色一紧,她皱起了眉头。

    这件事她还当真没有去问,若真是对胎儿不好可怎么办?

    见月香浅皱着眉头,月槿幽回头看向铃铛茶托之中的茶杯,铃铛一个眼神,月槿幽恍然。

    “铃铛,我让你给我小黑倒得水呢?我家小黑都渴了……”

    月槿幽说完抱起一旁晒太阳的小黑,语气轻柔:“小黑不生气,这铃铛做事儿笨手笨脚的,你看看,把你的猫水杯端来端去的却忘记了准备水……”

    月槿幽的话让月香浅脸色瞬间就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