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王府内的守卫们是四人一队,队伍众多,算是交叉走动,看守,十分的严密。

    果然,官俊南说的没错,他话音才落就见四个守卫又从这边走过,他们一走,官俊南这才吐了口气,月槿幽也知道暂时安全了。

    “官老板,我们现在怎么办?”月槿幽紧张的看着他问道。

    官俊南突然靠近了几分,尤其是侧脸直接贴到了墙上,似乎在听什么。

    月槿幽略有局促,虽然在她的眼里这官俊南是兽。

    “墙外还有人。”官俊南站好,用身子挡住月槿幽:“你不能暴露,我还好。”

    月槿幽这才发现,官俊南的身后不知道为什么颜色竟然与墙壁和夜色混为一体,基本看不出来这是个人!

    他的隐蔽性也太好了吧?

    “你…”

    “只能骗骗人,若是仔细看过来还是略有不同的!”官俊南皱眉,想了想这才伸手拉住月槿幽的手:“走,我们去那边,那边的墙角有个假山,应该更能藏匿一些吧!”

    月槿幽嘴角一动,他们来是寻夜无璃来的,又不是来躲着的!

    “你先…”官俊南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后面又来了侍卫,他一着急直接抱住月槿幽靠在墙壁上。

    此刻比之前更是贴近了几分,月槿幽完全被他抱在了怀中。

    身后的侍卫们两队交接着什么,迟迟没走也让月槿幽心里有些紧张起来。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那两队像是交接成功,一队撤了,另外一队去别处巡逻了。

    月槿幽推了推官俊南,还没开口,就听见一个虚弱的声音道:“抱够了吧?”

    月槿幽身子一僵,她也感觉到了官俊南僵硬的身子。

    二人一起回头看了过去,就见两处的假山缝隙之中斜靠着一个人,他一头乌黑的长发已经与这夜色融为一体,至于这缝隙大概也就刚好够坐一个人的!

    官俊南连忙松开月槿幽,轻咳一声:“这才占了一点便宜你就跑出来了!真是无趣!”

    “夜无璃!”月槿幽不敢大声,连忙跑到他身边蹲下,仔细的检查他的伤口:“你是不是受伤了?”

    官俊南看着月槿幽这般的紧张的神色,脸色略微不自在。

    而夜无璃见月槿幽对自己这般的关心,冷硬的脸柔#软了几分:“腿。”

    月槿幽就着月光仔细的检查夜无璃的腿,这才发现他的腿上插着一把剑。

    “这…”

    “别碰,有毒。”夜无璃摇摇头,声音很软。

    有毒?月槿幽一听更是紧张了。

    “难得见幽儿这般的心疼我。”夜无璃唇角带笑,语气莫名的亲和。

    月槿幽鼻尖儿一酸,这才转头瞪向官俊南:“官老板你到是来看看啊!”

    官俊南身子一僵,上前蹲在那检查了一下:“烂了,腿不能要了!”

    “什么?”月槿幽一听顿时急了,眼泪啪嗒啪嗒的就落了下来。

    若是问月槿幽为何会哭,其实月槿幽自己也不知道,她的感觉就是,之前还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腿不行了就不行了!

    见月槿幽掉了眼泪,官俊南有些自责,忙小声道:“我、我说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