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月槿幽这样描述,秦王心里有些吃味儿,可是更多的则是想要查明真相:“本王抓了一兽人,只是到了现在还不能让他开口说幕后之人是谁!”

    听见秦王的话,月槿幽惊讶的瞪大眼睛,兽人?

    不会是官俊南吧?

    难不成官俊南后来送她离开之后出事儿了?

    见月槿幽发呆,秦王一把抓住她的手,月槿幽真想一巴掌就打过去,这个秦王死性不改。

    “槿幽,我知道香浅那贱人一直都是想害你,心胸狭隘,就在这个时候她都不忘记拉你下水!你放心,本王不会再管她了!你只要好好的帮我盯住璃王,本王日后一定封你为王妃,秦王妃,如何?”

    月槿幽嘴角一抽,将手从他的手中挣脱,笑了笑:“这璃王天天无所事事,除了喝酒就是陪我下棋,也没有看见哪里有问题啊!至于香浅,怎么说也是我的妹妹,希望殿下还不要伤了她,毕竟她心里爱着你的!”

    “槿幽果然心地善良!”亲王感叹的看着月槿幽,后眯着眼睛好半晌这才喃喃道:“难不成是他?他为了……”

    月槿幽很想问他,他想到了谁,可是他却成功的转移了话题:“本王的地牢关着一兽人的事情你千万不要说出去,尤其是璃王,知道吗?”

    月槿幽忙点头。

    秦王这才挥了挥手,月槿幽福身退下。

    出了殿门就看见璃王等在不远处,月槿幽匆匆的过去,而后这才跟着夜无璃一起离开了秦王府。

    出了秦王府的范围内,月槿幽这才小声道:“夜无璃,有个事情我不知道与你有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因为秦王特别的交代,所以我便也只是说一声,他说他抓了一个兽人…在他的地牢里,还特意交代我不能告诉你……”

    月槿幽说完,夜无璃的脸色果然有一点波动。

    月槿幽这才又道:“我不是想要探听你什么秘密,你也知道,我若想探听早就告诉秦王了!而且我既然那么对秦王,自然是不会再帮他。”

    夜无璃点了点头,这才缓缓道:“你说的我明白,放心!”

    月槿幽见他如此说,这才突然想到了官俊南:“是不是官老板被抓了?昨天他回去之后可有再联系过你?”

    夜无璃蹙眉,摇摇头,后有些不确定的道:“应该不太可能,官俊南向来谨慎。”

    “我们去看看他吧?”月槿幽心里没底,想到官俊南那般可爱,虽然也是兽人,可是却是一个长得又帅,也很可爱的兽人,那么大的一只袋鼠若是变成别人的盘中餐,她不能忍。

    “等等!”夜无璃蹙眉,不确定的摇头:“今日不能去,要去就明天吧!”

    月槿幽不知道为何夜无璃这样说,不过看他这模样好像是确实是有事情的。

    她只能点了点头:“好吧,不过你最好还是暗中去派人查看一下。”

    夜无璃点了点头,二人重新回到了璃王府。

    才回到璃王府铃铛便在门口着急的等着,看见月槿幽她忙上前:“小姐,不好了,刚才府上来消息说,咱们夫人受了罚。”

    月槿幽一听,脑海之中只有一种想法:“我了个大曹!!!”

    “怎么回事,谁罚的?”她一种冲劲儿直冲脑顶,恨不得现在就回去找那人拼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