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氏匆匆进了房间就扬声道:“槿幽,你出来!”

    月槿幽连忙出来迎接,铃铛也站在一旁。

    “上次有了秦王的教训,我便给你亲自挑选了两个丫鬟两个婆子,这次都是新来的,并非是谁有意在你的院子里安插什么眼线。”

    “多谢夫人。”月槿幽福了福身,想了想又道:“那日都是槿幽考虑不周,所以这才有了误会,希望夫人不会责怪!也希望妹妹不会生气才是。”

    “这你就尽管放心好了!”谢氏唇角带着几分浅笑,笑容不达眼底:“香浅那孩子向来懂事又大度,自然不会让心里去的!这次虽然被罚去了黑暗交易所,可是她却觉得这对她来说,是一种历练!”

    月槿幽一怔,忙点头称是。

    谢氏这次来也没多说什么,而当真是关怀备至,让人说不出半个不字。

    等她走了之后,月槿幽这才松了口气。

    “小姐,这些人…”

    “我叫张嬷嬷。”

    “我叫李嬷嬷。”

    “我们是同时进了月府的!希望槿幽小姐有什么事尽管的开口。”

    “我**凤。”

    “我叫夏菊。”

    “我们二人也是才被夫人招进府里的!小姐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

    月槿幽围着她们四人身边转了一圈,没想到这谢氏还没有惩治自己一天就给自己安排了两个丫鬟两个婆子,这里面肯定有诈。

    “好。你们既然来到了幽静阁,那么也不用我多说了吧?咱们幽静阁和别处不一样,赏罚分明!至于赏,有我的就有你们的!至于罚嘛……”月槿幽唇角一勾,这才笑了笑:“你们以后也一定会知道的!”

    两个婆子和丫鬟都福了福身,齐刷刷的开口:“小姐若没有吩咐,我们就下去了!”

    呦呵,四个人一条心?

    月槿幽的唇角一勾,心里已经有了对策。

    她先是把春凤叫了进来,她也不说话,而是门房紧闭,春凤站在那好久都没有动,月槿幽这才从匣子里掏出一个比较值钱的钗子,这钗子虽是金子做的,但是月槿幽却并不喜欢,也是留着送人的。

    她拿起钗子走到春凤的跟前,轻叹道:“春凤啊,你虽然才来,但是我看着你就比较安分老实,长得也比夏菊好看一些,这个给你!”

    说完,月槿幽将钗子插到了春凤的头上,然后啧啧了半天:“果然有了金钗在头上就是不一样,看着似乎确实是高贵了不少呢!”

    春凤特别的高兴,她一边喜滋滋的摸了摸头上的金钗,一边小声的表忠心:“小姐尽管放心,以后小姐的事情就是奴婢的事情!”

    月槿幽点了点头,这才让春凤出去。

    春凤出了门之后整个人都不一样了!这单单说春凤头上戴的金钗,就闪亮亮的刺瞎那三个的眼。

    看着金凤这样出来了,三个人的心瞬间就没底了!

    不过月槿幽叫完了春凤也不去叫另外三个,这让春凤以外的三个人对春凤彻底的隔离。

    月槿幽伸了个懒腰,看着已经晌午了,这才叫铃铛去准备午饭:“淼淼出去这么久了,我去找找,你准备好午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