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槿幽的沉默让秦王叹了口气:“你若答应本王暂时留在璃王的身边,本王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你!”

    月槿幽的眼睛瞬间就亮了,她反手一把握住秦王的手臂,激动的连连问道:“你说的可当真?”

    秦王见月槿幽这般神色,不禁笑了笑,以前她总是端庄内敛,没想到竟然也有如此孩子气的一面,不过意外的是,他觉得很可爱。

    “没错,本王说话算数,哪怕你想要…”

    “那太好了!我想要一枚御赐金牌!”月槿幽松开他,双手一合,心里满满的都是憧憬!

    她和璃王的事情如今眼看就要敲定了!她发现了璃王的小秘密,只有在璃王的身边,他才会放心!可是如今她最需要的便是一个与璃王抗衡的东西!

    可是她思来想去,阎王爷给了她一个隐身之术,虽然隐身之术偶尔不知道为何还会不灵敏!阎王爷送了她一个绝色美男,虽然这个绝色美男还是一个断袖男!阎王爷还送她一个练武的好骨骼…不过她暂时也没有空去练!

    而唯一最实用的也就只有御赐金牌了!

    至于她和璃王,反正他喜欢男人,她喜欢帅哥,互相两不耽误,等她得到璃王的信任之后便一拍两散就是!

    秦王没想到月槿幽激动的想了半天竟然只是想要一面金牌!他心里略有几分失落,这才轻咳一声:“其实,也许有比金牌更好的东西!比如有一日你离开了璃王,更想要如何的生活…”

    月槿幽斜了一眼秦王,嗔怪的鄙夷道:“你想想啊,我用得着的时候,这御赐金牌能救我性命!我用不着的时候,我想拿来卖钱应该也是可以的吧!到时候我还愁吃喝吗?”

    秦王没想到月槿幽竟然有这般的逆向思维,他尴尬以为她会说她想要他身边王妃的位置!可是如今看来,她丝毫没有那种想法,倒是自己有些自作多情了!

    不过秦王相信月槿幽对他的感情,这份自信让他一直明白,她会拼尽性命帮助他的!

    “我说秦王,你不会不答应吧?”月槿幽转头看向秦王,一脸防备。

    秦王笑了笑,不知道为什么今日他与她相处虽然时间不长,却觉得很是轻松,他从腰间扯下一面金牌,这才轻声道:“这是去年生辰的时候父皇赠给我的!既然你当真想要这个,便拿去!你只需在他的身边,随时的向我汇报一些他的情况便是!”

    月槿幽伸手夺过金牌,反正面仔细看了一眼之后又放在嘴里狠狠的咬了一口,眼睛顿时眯起。

    “你一个堂堂的秦王,我猜你也不会欺骗我的!我就相信你这一次!”月槿幽说完,将那金牌揣入怀中,打了个哈欠:“若是秦王没有别的事情,我便走了!”

    看着月槿幽毫不留恋的大步向外走,秦王的脸上带着几分意味不明,今日的月槿幽跟以前比随性了许多,只是对自己却十分的冷淡,难不成她在玩欲擒故纵?不过不管是什么,他都相信,她的心里依旧是有着自己的!

    见月槿幽高高兴兴的出来了,铃铛连忙迎上去,叽叽喳喳的开口问道:“小姐,秦王与您说了什么?”

    月槿幽因为御赐金牌的事情高兴的合不拢嘴,她转头看向铃铛神神秘秘道:“不告诉你!”

    正好触碰到月香浅盯着自己,她这才抿唇一笑:“妹妹去找秦王吧,姐姐就先走了!”

    说完,月槿幽带着铃铛大步的向着自己的院子走去。

    月香浅看着她的背影,眼睛微微眯起,身边的伶俐小声道:“小姐,她看起来很高兴。”

    “你以为我瞎吗!”月香浅狠狠的剜了一眼伶俐这才咬牙:“可惜那次落水没淹死她!没想到她竟然还想要妄图勾引秦王!”

    “小姐,您说秦王会不会许诺了她什么,否则她怎么这么开心?”伶俐说完了就后悔了,她连忙垂下头不敢看月香浅那狠辣的眸子。

    “哼,她若真的去璃王身边,我才不相信秦王还会要她!”月香浅说完,一甩袖子转身向着秦王的亭子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