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月槿幽出来,那官爷上前,眯着眼睛打量月槿幽。

    月槿幽被打量的心里有些突突着,这才忙道:“哎哟,官爷您怎么又回来了?可是答应了老婆子我的建议?”

    “老太婆!之前那个巨无霸是你的女儿?”官爷眯着眼睛,咬牙。

    “呸!”月槿幽冷哼一声,这才无语道:“你瞧瞧我!再瞧瞧他,就我们两个这么好的基因怎么可能生出一个巨无霸?”

    说完,月槿幽拉扯了一下段正淳,眨眨眼:“老头子,你把咱们儿子打扮好没?不是说出去相亲吗!”

    “之前说你的女儿要相亲,如今又说儿子,老太婆,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月槿幽一巴掌打在那官爷的肩膀上,那官爷眼睛一眯。

    “我说我女儿要相亲那是和你!我这儿子能和你相亲啊?他人傻,一直都找不到媳妇儿!这不……我们老两口在城外张猎户家寻了个姑娘,虽然长得丑了点吧,可是最起码是个女人,能生娃是不是?”

    “哦?那之前那巨无霸是怎么回事?”官爷眯着眼睛看着月槿幽,明显言语之间是有些不相信的。

    月槿幽叹了口气,这才缓缓道:“这不,经人介绍找了她吗!我都不嫌弃她胖,她居然嫌弃我家虎子傻,我说了两句,她就气呼呼的跑了!”

    “可我怎么听说,你是让她嫁给你这个老头子?”官爷冷冷一笑,就看着月槿幽怎么解释了。

    在一旁的段正淳心里都咯噔一下,捏了一把冷汗。

    月槿幽的眼珠子一转,又是一巴掌拍在了那官爷的另外一个肩膀上,官爷的脸黑了一下。

    “我和她说,你不嫁给我儿子这样的,难不成想要嫁给我老头子啊?”月槿幽说完,这才带着几分羞赧的拽了拽段正淳:“我家老头子才不娶她呢!”

    段正淳忙点头哈腰:“老婆子,我爱你还来不及呢!就前院儿那张大妈啊,她怎么勾#引我我也都不会喜欢的!”

    官爷在考虑月槿幽话里的真假,不过刚才听她这样说,似乎句句都跟上了,也没有觉得哪里有疑点。

    就在这时,身边的那人这才小声道:“头儿,你还没问她为什么熄了火不做饭了呢!”

    “对,你为什么熄火了?”

    月槿幽噗嗤一笑,这才拉着一侧站在那不知所措的汤圆:“我家这儿子要去人家张猎户那里看看人家的姑娘,我们哪里还有心情做饭?再说,张猎户说了,晚上让我们去他家吃饭!”

    “你们刚才出去了?”

    “没有啊?!”

    “那就是说,张猎户现在在你家?”

    “也没有啊!”..

    “大胆刁民!你们既没有去,张猎户也没有回来!你是如何知道张猎户晚上要让你们去吃饭的?还是如何突然决定晚上去他家吃的!”

    月槿幽的手一抖,差点就被这个官爷给吓懵了。

    “头儿,这屋里多了个女人!”

    月槿幽的眼睛一亮,这才忙急声道:“哎哟,你说说你这么吓人干什么!我女儿回来了告诉我们的!女儿哎!”

    月槿幽说完,一把握住门口夜无璃的手这才笑着道:“这就是娘给你介绍的官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