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月槿幽波澜不惊的眼神,段正淳长叹:“好吧,我娘子眼光高,我高兴!至少没有我帅得人绝对勾#引不走!”

    月槿幽:“!!!”

    这是什么逻辑!

    她起身,段正淳也起身,她向外走,段正淳也向外走。

    “娘子去哪儿?”

    月槿幽面无表情:“出城!”

    “娘子,出城在这边!”段正淳嘴角一动,指了指另外一条路。

    月槿幽毫无尴尬之色,直接向着另外一条路走去。

    段正淳喋喋不休的在那嘟囔着:“娘子,你和大哥结婚多久了?”

    “两个多月吧!”月槿幽也是第一次去细细的算,虽然成亲已经快三个月了,可是好像二人当真是聚少离多!

    听见月槿幽的话,段正淳这才恍然:“原来才这么短的时间啊!”

    “你就不要和我出城了,这里是你的家!”月槿幽看着段正淳,叹了口气:“谢谢你,若是有机会我见面再报答!”

    “若再见面,你如何报答?”

    月槿幽:“……”

    “不如以身相许可好?”

    月槿幽嘴角一动。

    “你看我多可怜,成亲了还没有洞房娘子就要离我而去!”段正淳嘟着嘴,一脸的不愿意。

    月槿幽轻咳,和这样的人反而能让她无话可说。

    “我走了。”

    “娘子!”

    月槿幽回头,段正淳指了指自己的脸颊:“娘子亲一下再走!”

    月槿幽的拳头伸出来,段正淳闭上眼睛,拳头眼见打在他的脸上,不过到底是没有落下。

    她知道,这个段正淳只是嘴炮罢了,但是当真也帮了她不少忙。

    一个人向着城边走去,段正淳睁开眼看着她的背影,意味不明。

    “出城干什么的?”

    月槿幽刚走到城门口就被拦下了,她轻咳一声,老太太戏码十足:“我去城外我女儿家,她要生了!”

    那侍卫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她,这才点头:“好了,出去吧!”

    月槿幽见出去的还挺容易的,就一点点的向外走!

    刚走了没几步,就听见有人喊:“老伴儿、老伴儿……”

    月槿幽回头发现,段正淳居然也追了出来!!!

    “你……”

    “我们又见面了!我等你报答我呢!”

    月槿幽:“……”

    她无奈,向前走了几步发现不远处一道熟悉的身影,她眼前一亮,这才忙上前:“请问……”

    “婆婆,你问错人了!”汤圆抿着唇,一脸的警惕。

    月槿幽心想,这汤圆看着可爱,没想到一点也不友善啊!

    “我这没路费了,不知道这位小弟弟……”

    “我不是小弟弟!”汤圆听见这称呼脸都黑了,被人把汤帅改成汤圆已经很无奈了,如今又被一个老人家喊成小弟弟!

    月槿幽轻咳,忍着笑:“那这位小伙子可能帮帮忙?”

    汤圆嘴角动了动,从口袋里拿出两块碎银子:“老人家这里不太平,你们赶紧走吧!”

    月槿幽没有接,心里恍然,汤圆这孩子果然还是心善的。

    见她不接,汤圆不解,后警惕的去了另外一侧。

    她首先猜测,汤圆这表情说明,至少他那边的人已经平安出城,如今夜无璃没有抓到,就他自己一个人压根不会有危险,那么她便能放下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