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氏点了点头。

    月槿幽笑着道:“你现在在纠结要不要和我们一起走!毕竟,我们走了就是齐澜国的通缉犯,怕是天涯海角,皇上的追兵都会来追我们!”

    古氏又点了点头。

    “可是你又担心留下来,齐澜国的皇上一样不会放过你!”月槿幽说到这,道:“我猜的可对?”

    古氏颔首:“没错,你都猜对了!所以我想要留下来!”

    月槿幽看着古氏,点头:“可以,条件!”

    “我要银子!”

    月槿幽听见古氏的这个要求不奇怪,点了点头:“可以!你要多少?”

    “越多越好!”

    月槿幽笑了笑,眼底没有丝毫的犹豫:“可以,我这还有一小箱子金子,是皇上御赐的!我们也不想带走了,全给你!”

    古氏看着月槿幽,蹙眉:“你不在意?”

    “钱财本来就是身外之物!我为何要在意?”

    古氏皱着眉头,月槿幽颔首:“月夫人是想要现在下山怕是不可能了!如今唯一的办法只能是我们走了之后月夫人趁机离开了。”

    见月槿幽转身,古氏这才忙道:“槿幽!”

    月槿幽的脚步顿住,头也没回:“月夫人是怕我不守诚信?你放心,我马上叫人将金子给你送过来!”

    “你若是此刻和夜无璃离开紫澜都,你可知道从今以后你就再也没办法光明正大的生存下去了?”

    “那又如何?”月槿幽缓缓回头,看着古氏带着几分轻笑:“月夫人这样的人怕是不能理解我们的心情,不过我们都是无所畏惧的,包括我、无璃、还有母亲,甚至铃铛她们都能理解!”

    古氏的嘴角动了动,月槿幽继续道:“在我们心里,有比生命更珍贵的东西!

    能和无璃生死与共,我和母亲二人都觉得很是幸福。最幸福的事情不是命有多长,而是在你的命里,幸福有多少,你真诚的对待了谁!”

    古氏一怔,比生命更珍贵的东西!

    月槿幽说完,这才笑了:“不过各人有各人的在意,我就不多说了!”

    说完,月槿幽转身离开。

    看着月槿幽的背影,古氏声音喃喃道:“在你的命里,幸福有多少?”

    她想了想,这才又叹道:“那我的幸福,到底有过多少呢?”

    曾经月昊天对自己的好,算是幸福吗?..

    她也知道月昊天对自己好完全是一时,且月昊天绝对是更爱他自己!

    若不是,那么他到了最后又怎么会把一切的罪责推到自己的头上?

    可是最后一句话一样的重要,你真诚的对待了谁!

    那么她是否真的真诚对过月昊天?

    她也不晓得,她以前都是为了自己的安危,因为她知道自己斗不过谢氏,可是后来她没了女儿知道自己有了身孕之后她真心的对待腹中的孩子!

    因为她知道腹中的孩子是她的希望!

    如今,她之所以好好的活下去,想要腹中的孩子活下去,是否是因为爱?

    她突然有些迷茫了。

    不一会,铃铛和汤圆就带着一箱子金子来找古氏了。

    当看着那一箱子足够自己一辈子花销的金子时,她再次的犹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