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郡雪身子一僵,抱着他的手不自觉的一紧。『『ge.

    “然后我发现,凤胥他也还活着!”风吟的眼底带着几分沉思,声音缓缓道:“你知道我当时的心情吗?我特别的高兴!因为我还有亲人,因为我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当我把他从尸体堆儿里抬出来的时候,我的心无法言语当时的喜悦!”

    “那你和凤胥为何现在看起来都要打的要死要活的呢?”沐郡雪好奇的问道。

    若是正常情况下,这两兄弟一定会齐心协力,要么重新让凤族站起来,要么就一起去找仇人报仇吧?

    “当时我救醒了他之后,他看见了一切也都是愣住,不过他一言不发,而我当时的话很多!”风吟无奈的笑了:“我当时特别害怕哥哥抛弃我,所以我便一直在那说啊,说啊!”

    沐郡雪也跟着笑了,似乎也看见了当时那个嘴#巴一直不停的风吟。

    “然后凤胥说了,凤族的秘术才是至关重要的!决不能落入人类或者其他种族的手中!我与哥哥便一起寻找,后来我想到以前长老们与我说的事情,就与凤胥说了,我们二人也终于找到了秘术的石室!”

    “找到了?”沐郡雪也跟着一喜,可是转瞬之间便耷拉着脑袋,心里对于这二人会反目成仇也有了个了解。

    一定是再这里,想要秘术的时候便会伤了自己最亲的那个人。

    贪婪不仅仅是在人类的世界,就算是在兽人的世界也一样是有的。

    “嗯,打开密室的门是口令和掌印,而我的掌印加上我印象中的一个口令,那密室的门终于被打开了,我和凤胥一起看到了藏在密室之中的秘籍……然而,我也看见了凤胥眼底的惊喜和…贪婪!”

    沐郡雪握住他的手,似乎也想要帮他承受一点什么。

    风吟笑了笑,带着几分无奈:“我以为他会和我说他心里的想法,也以为他会抢走秘籍,但是都没有!他一边搂着我安慰我,以后他会辅佐我将凤族重新发扬光大,一边将我骗到炼凤池处将我狠心的推下。”

    “炼凤池?”沐郡雪蹙眉,带着几分不解的问道:“炼凤池是什么地方?”

    “炼凤池是凤族里最残忍的一种刑罚,上百年都难得的动用一次!而入了那里加持了凤族秘术之人,都是永世不能再从里面出来的!”

    沐郡雪心里一惊,带着几分胆怯的看着风吟:“那么…那么可怕?”

    风吟笑了,很轻,却也似很淡然,可是谁也不能看见他内心的一些痛。

    唯一的亲人,自己的哥哥,笑着把自己推入了最残酷的炼凤池中的那种痛,怕是有些人一辈子都难以体会的。

    “若不是我有了长老们私下偷偷教的凤炎决,我根本就不能从里面爬出来!而他也一定不知道,炼凤池虽然最残忍,可若没有凤族秘术的加咒,那么炼凤池也没有那么的厉害!”

    沐郡雪松了口气,这才轻叹:“所以,你逃了出来,而你们二人也因此有了自己的个人恩怨?”

    风吟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