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尸体不见了,可是地上那一大滩的血迹却说明了一切。

    这一切不是一个梦,都是现实。

    她的身子微微的颤抖,后缓缓的跪下:“无忧,我的无忧……”

    她的无忧是真真实实不见了,她的无忧真的被凤胥那个禽#兽给害死了。

    她的无忧啊,那么可爱的孩子,为什么?

    “凤胥,为什么?你那样对我就算了,为什么你还那样对无忧,无忧也是你的孩子啊!虎毒不食子啊!”

    沐郡雪哭的撕心裂肺,手狠狠的握住。

    不行,凭着风吟是无法单独对付凤胥的,或者他是不一定找的到凤胥的,她要自己去找。

    她起身冲出去,却又不知道让哪里去。

    一时的无助让她崩溃。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风吟时不时的回家一下,然后边出去继续寻找凤胥。

    一直到七日后,风吟依旧是出去了。

    沐郡雪也不哭也不闹,就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像是一个木头人。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在不远处似乎有个人影一闪而过。

    而沐郡雪看着那影子总觉得有些熟悉,她踉跄的跑过去,就见不远处地上有个包裹。

    包裹?

    沐郡雪颤抖着走上前,心里一闪而过的答案让她微微发抖。

    她秉着气,伸手小心翼翼的打开那包裹。

    这包裹皮她记得,那是风无忧用的,以前确实是包着无忧的。

    那么这包裹里……

    她的眼睛瞪的老大,手缓缓的打开,而在看见那包裹里的一滩血迹的时候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啊!!!”

    沐郡雪一边哭,一边却还是咬牙打开那包裹,她的表情实在是被这惊悚而又触心的一幕给刺痛。

    那种感觉说不出的难过。

    “我的无忧!无忧!!!”

    包裹里的,赫然是一个血淋淋的孩子尸体。

    她的无忧啊。

    她不敢伸手去抱,可是却又忍不住的去触碰,那孩子早就已经没有了气息,面目看不清,浑身上下没有好地方。

    “无忧!!!”

    又是一声撕心裂肺在心口里涌起,沐郡雪感觉到一阵头晕,却狠狠的撑住。

    她顾不得满手的鲜血,小心翼翼的将那包裹包上,又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

    “无忧,娘守着你……”

    她缓缓的走到了那炼凤池的一边,缓缓的抱着无忧坐了上去。

    这里很高,只要她一个用力就能跳下去。

    她已经哭的没有了泪,此刻只是想要紧张的护着自己怀中的无忧。

    “无忧,我的无忧!娘陪你,娘抱着……”

    每次她抱着无忧,无忧都看着她,像是已经会识人了一般。

    而且最近她的无忧会笑了,才百日的女娃居然笑的那么可爱。

    她的手轻轻的拍在包裹上,像是在拍着无忧睡觉。

    没错,无忧就喜欢她这样哄着她睡的。

    “雪儿!”远处,风吟看着这一幕吓得连忙赶了过来。

    “你不要过来。”沐郡雪看见他,激动的大叫。

    风吟见她怀中抱得,心里一哽:“雪儿,你先下来,咱们有话好好说,无忧一定会没事的。”

    沐郡雪摇摇头,目光呆滞带着几分凄惨的笑意:“我的无忧已经死了,被凤胥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