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了那么多,不就想指责我借移魂之术,重新转生这件事么?”章继孝笑道,“我是借着宗伯大人的移魂术获得了新生,可这又能怎么样呢?试问有多少水族将士借着父王的移魂之术起死回生?”

    “之前有很多,可现在已经寥寥无几,”黄思玲道,“因为他们都死在了你的屠刀之下,水月居一战,你杀了多少水族的战?”

    “那是为了对抗你这个无耻的簒夺者,”章继孝道,“是你怂恿父王开始了这场愚蠢的战争。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是簒夺者?那你又算得了什么?叛逃者么?”黄思玲道,“你在东方靠着诈死跑回了混合维度,像你这种贪生怕死忘恩负义的蠢贼,还有什么资格跟水族谈情谊?”

    “妖孽!别含血喷人!”章继孝道,“我在东方是战死的,这一点朱雀大人可以作证,我借着往生之路走出了东方,亡魂遇到了宗伯大人,是宗伯大人不忍心看到忠良枉死,这才给了我一次重生的机会。”

    “是么?你既然重生了为什么不告知先王?”黄思玲道,“为什么在这里冒充校尉王发,暗自策划谋反?谎言说的多么动人也成不了真,你个无耻的叛贼,现在还敢打王位的主意!我看才不知道什么是羞耻!”

    “你……”

    章继孝面红耳赤,刚要起身,却见奎浪带着满是杀气的微笑看着他。

    他坐回了椅子上,正想继续刚才的辩论,却听曲柔道:“我们是不是把话题扯远了,今天是来议和的,不是来争论水族继承权的。”

    沈宇峰道:“我觉得这个话题没有扯远,女魃如果想代表水族谈判,就必须要有谈判的资格。”

    曲柔道:“共工临死的时候把王位传给了女魃,这是我看到的,也是我听到的,也许我眼力真的不济,但我相信在座的诸神眼睛不会都瞎了,除了女魃,难道还有其他的人有资格继承水族的王位么?”

    沈宇峰皱着眉头对曲柔道:“我想这个问题我们已经探讨过了,相比较女魃,我认为水君的义子章继孝更有资格继承王位。”

    “章继孝?义子?”曲柔诧道,“抱歉,我在共工的遗言里没有听到关于义子和章继孝的描述,另外你说的这个人……”曲柔对着章继孝上下打量了一番,“你确定他就是章继孝么?”

    章继孝闻言怒道:“我当然是……”

    曲柔道:“模样不像他,声音也不像他,他有什么证据说自己是水族的二公子?”

    章继孝道:“我经历了转生,宗伯大人可以为我作证。”

    “为你作证?他凭什么为你作证?”曲柔道,“是不是耿立武随便叫过来一个人,都可以当他是水族的二公子?”

    沈宇峰不说话了,如果单纯比较辩论的技巧,恐怕在座的所有人都不是曲柔的对手,但是章继孝不甘心,他对曲柔道:“劳烦女帝大人给指条路,你说用什么方法都可以,我愿意用一切方法证明我的身份。”

    “证明你的身份……这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曲柔沉思良久道,“按照你的说法,你的*已经彻底改变了,所以唯一能验证的只有你的灵魂,在这里,谁最擅长检验灵魂呢?”

    曲柔把目光投向了王仲,“所有人的灵魂最终都要通过你的检验,”曲柔道,“北边的朋友,你愿意为这个人证实他的身份么?”

    王仲沉默了许久,道:“我不知道有什么移魂术,我只知道时间所有的生命都要遵循轮回的法则。”

    王仲把目光转向了章继孝:“如果有人违背了轮回的法则,那我的使命,就是把这个人送进地狱,让他为自己愚蠢的行为付出代价。”

    章继孝也不作声了,除了青龙之外,战斗力保存最完好的就是北方,他知道北方的行事风格,再纠缠下去,就算今天他们不会动手,明天也一样不会放过自己。

    “看来水族王位的事情可以告一段落了,”曲柔对沈宇峰道,“青龙大人,我想你没什么意见吧?”

    沈宇峰干笑一声,点了点头。曲柔对黄思玲道:“继续我们刚才的话题,宇宙之中有九个大维度,八十一个中维度,和不计其数的小维度,不知道你们想要一个多大的安身之所?”

    黄思玲道:“女帝大人说话还真是滴水不漏,这与传说中真诚直率的性格实在大相径庭。”

    曲柔道:“看来你又想引起一个新的话题,难道还要就我的性格问题展开一场讨论么?”

    “那倒不必,”黄思玲道,“如果女帝大人有足够的诚意,应该了解我们的意图,我代表着整个水族,还包括着许多的混血神灵,拥有如此庞大的族群,我相信我应该拥有一个大维度作为我们的领地。”

    “简直荒唐!”沈宇峰道,“以你目前的状况,不觉得这样的要求太离谱了么?”

    “我并不觉得这样的要求很离谱,”黄思玲道,“水族本来就拥有自己的水之维度,而且也长期掌握着南方维度的实际统治权,我们现在愿意放弃其中一个维度,难道这还不算慷慨么?”

    曲柔道:“看来你们已经有目标了,也就是说你们想要水之维度和南方维度中的一个。”

    “是的。”黄思玲点了点头。

    “这是不可能的,”沈宇峰道,“水之维度关乎着整个宇宙的命脉,南方维度是朱雀大人的领地。”

    黄思玲看了看沈宇峰,转眼又看了看曲柔,道:“还是那句话,我不会和一个没有执照的商人谈判。”

    沈宇峰闻言又干笑了一声,白冉抬起头,对黄思玲道:“这句话是我教给你的。”

    “闭嘴,你个蠢货!”黄思玲咬牙道。

    曲柔道:“既然条件已经明了,那么我想下面的谈判会进行的十分顺利,我们这边需要探讨一下,看能否接受你们的条件。”

    按照曲柔的吩咐,奎浪把谈判双方各自带到了不同的房间,离开谈判桌的黄思玲长出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一边擦着汗,一边道:“累死老娘了,谈判可比打仗还累。”

    黄媛道:“大王干得漂亮,噎死了章继孝那个王八蛋,也让青龙基本没词了。”

    何树青道:“这也多亏了女帝大人站在了咱们这边。”

    黄思玲道:“先别高兴的太早,看这架势,只怕青龙依然不依不饶,恐怕还需要咱们做出一些让步。”

    “让步?还能怎么让?”黄媛道,“总不能只给咱们一个小维度吧?”

    “那倒不会,”黄思玲道,“我也不知道他们会出什么手段,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到时候就看咱们的本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