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搞得神神秘秘的,以为本少爷不会调查吗?”赵天骄撇了撇嘴,而后正色道:“明日,我会与姐姐离开灵韵宗,日后若有机会,你我定把酒言欢一番。ω δwww..”

    话毕,赵天骄神色郑重,拱手抱拳道,而后转身离开。

    望着对方离去的身影,孟游心中有些复杂,不知为何,听到赵天骄说起会离开的消失,他的心中有些失落。

    来到这个世界后,老教授死了,王管事走了,赵山蝶和赵天骄马上也要离开,不知下次相见,会是何年何月。

    在灵韵宗呆了一年,这一刻回忆全然涌现,微风迎面扑来,掀起孟游的长发,吹走他发丝间的尘埃,一去不回。

    孟游默默坐在洞府内,很久之后,直到黎明浮现,夕阳西下,孟游叹息一声,缓缓抬头。

    “都去寻找自己的归宿……可我的归宿又在何方?”孟游突然很想家,即便星空彼岸的家已经破破烂烂,杂草丛生,可依旧很想念小时候的温暖,想念家里的锅碗瓢盆,想念儿时的玩伴,想念……他记忆中,带着慈祥笑容的驼背外婆,还有那挺着啤酒肚的外公。

    时间似乎太久,记忆变得有些模糊,孟游摇摇头,在傍晚的夕阳下,他站起身,走出洞府,迎着彩霞深深的呼出口气,体内的灵气,发出阵阵嗡鸣声响,磅礴的灵气瞬间充斥孟游的身体。

    “根据赵山蝶所说,凝气八层需要大量的灵石蕴养,才能顺利踏入。”孟游身子向前一步迈出,猛的一拍储物袋,天月断剑落在他的脚下,带着他的身体滑行到山下后,孟游离开了居住山峰。

    “储物袋内有四千块灵石,应该足以让我踏入凝气八层。”孟游深吸口气,双眸露出昂扬之意。

    可就在此时,一道长虹从任务峰划过天际,直奔居住山峰而来,竟半路绕道,瞬间出现在孟游的身前。

    孟游愣了愣,当即仔细一看,竟是一块令牌!

    这块令牌呈现赤色,在中央的位置,有一个凸起的“教”字,让人看去,心中不由升起一股肃然之意。

    就在孟游愣神的瞬间,一道幽冷的声音,突然从令牌中传出,回荡此方天地。

    “外宗弟子孟游,经任务峰查探,你已入门一年,只完成六次任务,触犯宗门规矩,故派遣你三日后外出灵韵宗,做出四次任务,不得有误!”

    声音幽冷,透着阵阵阴寒,似乎若是孟游胆敢拒绝,那么等待他的,会是被逐出灵韵宗。

    “任务峰!”孟游瞳孔收缩,心中忍不住咯噔一下,那赤色令牌骤然间化作一道黑芒,消失无踪。

    此方天地一片寂静,唯有些许风声袭来,孟游当即前往任务峰,接下了一个强行要自己去完成的任务。

    由于黑山一行,使得孟游忘记灵韵宗每月要完成的任务,可这任务峰的赤色令牌来的实在太过突然,这让孟游心中毫无准备。

    孟游仔细将任务研究了一番,很快,他在里面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王明?”孟游愣了愣,想到自己在杂役处被魁梧大汉欺负时,正是网管室帮助自己,而后他也算是还了人情,将此行任务的详细记载看完后,孟游缓缓闭上眼。

    任务的记载内容倒是不难,王明在离开灵韵宗前,一直处于杂役处管事职位,虽说是芝麻大点的小官尔,但待人不错,外宗也有不少人愿意帮衬,前些日子王明离开灵韵宗,说是要去闯荡一番。

    可是在距离灵韵宗几千里外的地方,却发现了他的衣服,衣服上沾染血迹,显然经过一场死战。

    所以才有了这一次的任务,让五名外宗弟子前去查探,调查此事,而且必须将事情来龙去脉全部调查清楚。

    这种任务,在灵韵宗很常见,一般都是大概搜寻一番,而后草草了事,但王明知道灵韵宗不少长老的事情,所以宗门决定将王明带回灵韵宗。

    孟游沉默半晌,眼中逐渐露出精芒。

    “当日若非王明助我,恐怕我也不会如此之快突破到凝气七层。”

    孟游神色平静,随后双目露出坚定的光芒,三日后便要外出执行任务,他要让自己顺利踏入凝气八层,如此才能万无一失。

    三日后,孟游全身轰鸣,震动时他体内的灵气游走,身形再度拔高,整个人的气质有些飘飘欲仙的感觉。

    “凝气八层!”

    孟游的嘴角掀起一抹笑容,眼中更是带着强烈的光芒,起身一晃,速度之快竟超从前。

    又尝试了一番力量,最终他身形一闪,一把灵剑甩出,虚无传来的不再是呼呼风声,而是闷闷的轰鸣声音,虽然不大,但孟游明显感受到随着踏入凝气八层,灵剑的威力比以前强大不止一点点。

    “对于灵剑的掌控度,更加熟练了些。”孟游心中激动,对于此行外出任务,信心更大了一些。

    “明日清晨,便要离开灵韵宗……”孟游心理有些紧张,自从来到世界后,他去过最远的地方也不过是黑山罢了,这还是首次真正意义上的外出,心中觉得很紧张,于是干脆将裹尸布贴身放好,天月断剑也是紧握在手中。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落进洞府时,孟游感受到了温度的变化,他起身走出洞府,回头看了看住了半年多的洞府,沉默一生。

    “此行算是一场磨砺,至少能够前往更远的地方……”孟游心中暗道,将裹尸布和天月断剑放好,离开居住山峰,朝着灵韵宗的宗门而去,途中有不少修士看到他,脸上都露出古怪的神色。

    孟游神色平静,很快来到了灵韵宗的宗门处,刚刚靠近,他便看到那里站在四个人,三位俊朗青年,以及一位妙龄少女,最后一位则是满头白发的老者。

    看着老者的背影,孟游莫名感到有些熟悉,这老者此刻站在宗门处,闭目养神。

    “李奇?”孟游愣了愣。

    此刻李奇长老也看到了孟游,他也忍不住一愣,尤其是察觉到孟游凝气八层的修为后,更是让李奇长老皱了皱眉头。

    “宗门派来调查王明之事的人中,竟会有你?”

    “咳咳,似乎很巧……”孟游咳嗽一声,目光很随意的扫过李奇长老身边的青年和少女,这少女面无表情,在看到孟游后,冷哼一声。

    折让孟游丈二摸不着头脑,似乎并未得罪过少女,也不知为何对方会如此。

    “既然人到齐了,那就走吧,早早完成任务,也要尽快回到宗门。”

    李奇长老微微一笑,一拍储物袋,立刻红芒闪现,半晌后,在虚空中多出了一艘五丈大小的船嗖。

    磅礴灵气的波动,在这艘船上散开,形成巨大的威压,超凡脱俗。

    “李长老,敢问此乃何物?”

    在看到船艘出现后,孟游瞳孔收缩,这种东西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尤其是见到船艘漂浮在虚空中,竟与前世的飞机有异曲同工之妙,更是让孟游感到惊讶。

    听到孟游的询问声,少女的眼中露出轻蔑,而三位青年依旧面无表情,直接无视孟游。

    “此物叫做涅槃艘,凡是灵韵宗弟子外出执行任务,宗门便会发放涅槃艘,不需要消耗太多灵气便能操控,操控起来很简单,不过需要海量的灵石。”李奇长老缓缓说道,身体一跃而起,化作一道长虹,落入涅槃艘内。

    少女紧随其后,孟游也连忙跟了上去,这涅槃艘不是很大,乃是由特殊的草木制造而成,容纳十个人绰绰有余,孟游坐在最后面,四处看了看,慢慢的,眼中露出满意之色。

    “若是以后有机会,我也要弄一艘试试。”孟游喃喃自语。

    听到这话,在场众人,除了李奇长老以外,所有人的眼中皆露出嘲弄之色。

    涅槃艘在李奇长老的操纵下,嗖的一声化作一道长虹,直奔远处天边而去。

    速度之快,夹起了呼啸风声,不过在涅槃艘的外面,却有一层淡淡的青色光幕保护罩,阻挡住狂风灌入口中,使得孟游五人在这涅槃艘中,虽然能够听到外面的呼啸狂风之声,但却不会有任何难受的感觉。

    伴随着众人的全力前进,转眼已到深夜,在少女的提议下,众人降落在地面,准备整顿休息。

    “深夜最为危险,还是要小心为上。”少女冷哼一声,瞥了孟游一眼,身形一晃,率先落在地面,找了个隐蔽的地方。

    三位青年眼中也有淡淡的轻蔑一闪而没,但脸上却是挂着温暖如风的笑容,经过孟游身边时,点头示意,而后飘飘然离开。

    孟游眉头紧皱,看到众人如此,心中却是大惊,虽然不知对方为何对他如此态度,但在人吃人的世界,还是小心为妙。

    孟游身形一晃,朝着地面山林冲去,山林寂静一片,不时传来鸟兽嘶吼之声,可几人都是凝气层修士,身形灵活,在这山林内不断穿梭,各自找好隐蔽之地,准备稍作休息一番。

    伴随着明月高挂,孟游走在山林间,突然间一阵阴风吹来,在这道风中,孟游感受到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道。

    孟游脸色一变,抬头时立刻看向“切,搞得神神秘秘的,以为本少爷不会调查吗?”赵天骄撇了撇嘴,而后正色道:“明日,我会与姐姐离开灵韵宗,日后若有机会,你我定把酒言欢一番。”

    话毕,赵天骄神色郑重,拱手抱拳道,而后转身离开。

    望着对方离去的身影,孟游心中有些复杂,不知为何,听到赵天骄说起会离开的消失,他的心中有些失落。

    来到这个世界后,老教授死了,王管事走了,赵山蝶和赵天骄马上也要离开,不知下次相见,会是何年何月。

    在灵韵宗呆了一年,这一刻回忆全然涌现,微风迎面扑来,掀起孟游的长发,吹走他发丝间的尘埃,一去不回。

    孟游默默坐在洞府内,很久之后,直到黎明浮现,夕阳西下,孟游叹息一声,缓缓抬头。

    “都去寻找自己的归宿……可我的归宿又在何方?”孟游突然很想家,即便星空彼岸的家已经破破烂烂,杂草丛生,可依旧很想念小时候的温暖,想念家里的锅碗瓢盆,想念儿时的玩伴,想念……他记忆中,带着慈祥笑容的驼背外婆,还有那挺着啤酒肚的外公。

    时间似乎太久,记忆变得有些模糊,孟游摇摇头,在傍晚的夕阳下,他站起身,走出洞府,迎着彩霞深深的呼出口气,体内的灵气,发出阵阵嗡鸣声响,磅礴的灵气瞬间充斥孟游的身体。

    “根据赵山蝶所说,凝气八层需要大量的灵石蕴养,才能顺利踏入。”孟游身子向前一步迈出,猛的一拍储物袋,天月断剑落在他的脚下,带着他的身体滑行到山下后,孟游离开了居住山峰。

    “储物袋内有四千块灵石,应该足以让我踏入凝气八层。”孟游深吸口气,双眸露出昂扬之意。

    可就在此时,一道长虹从任务峰划过天际,直奔居住山峰而来,竟半路绕道,瞬间出现在孟游的身前。

    孟游愣了愣,当即仔细一看,竟是一块令牌!

    这块令牌呈现赤色,在中央的位置,有一个凸起的“教”字,让人看去,心中不由升起一股肃然之意。

    就在孟游愣神的瞬间,一道幽冷的声音,突然从令牌中传出,回荡此方天地。

    “外宗弟子孟游,经任务峰查探,你已入门一年,只完成六次任务,触犯宗门规矩,故派遣你三日后外出灵韵宗,做出四次任务,不得有误!”

    声音幽冷,透着阵阵阴寒,似乎若是孟游胆敢拒绝,那么等待他的,会是被逐出灵韵宗。

    “任务峰!”孟游瞳孔收缩,心中忍不住咯噔一下,那赤色令牌骤然间化作一道黑芒,消失无踪。

    此方天地一片寂静,唯有些许风声袭来,孟游当即前往任务峰,接下了一个强行要自己去完成的任务。

    由于黑山一行,使得孟游忘记灵韵宗每月要完成的任务,可这任务峰的赤色令牌来的实在太过突然,这让孟游心中毫无准备。

    孟游仔细将任务研究了一番,很快,他在里面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王明?”孟游愣了愣,想到自己在杂役处被魁梧大汉欺负时,正是网管室帮助自己,而后他也算是还了人情,将此行任务的详细记载看完后,孟游缓缓闭上眼。

    任务的记载内容倒是不难,王明在离开灵韵宗前,一直处于杂役处管事职位,虽说是芝麻大点的小官尔,但待人不错,外宗也有不少人愿意帮衬,前些日子王明离开灵韵宗,说是要去闯荡一番。

    可是在距离灵韵宗几千里外的地方,却发现了他的衣服,衣服上沾染血迹,显然经过一场死战。

    所以才有了这一次的任务,让五名外宗弟子前去查探,调查此事,而且必须将事情来龙去脉全部调查清楚。

    这种任务,在灵韵宗很常见,一般都是大概搜寻一番,而后草草了事,但王明知道灵韵宗不少长老的事情,所以宗门决定将王明带回灵韵宗。

    孟游沉默半晌,眼中逐渐露出精芒。

    “当日若非王明助我,恐怕我也不会如此之快突破到凝气七层。”

    孟游神色平静,随后双目露出坚定的光芒,三日后便要外出执行任务,他要让自己顺利踏入凝气八层,如此才能万无一失。

    三日后,孟游全身轰鸣,震动时他体内的灵气游走,身形再度拔高,整个人的气质有些飘飘欲仙的感觉。

    “凝气八层!”

    孟游的嘴角掀起一抹笑容,眼中更是带着强烈的光芒,起身一晃,速度之快竟超从前。

    又尝试了一番力量,最终他身形一闪,一把灵剑甩出,虚无传来的不再是呼呼风声,而是闷闷的轰鸣声音,虽然不大,但孟游明显感受到随着踏入凝气八层,灵剑的威力比以前强大不止一点点。

    “对于灵剑的掌控度,更加熟练了些。”孟游心中激动,对于此行外出任务,信心更大了一些。

    “明日清晨,便要离开灵韵宗……”孟游心理有些紧张,自从来到世界后,他去过最远的地方也不过是黑山罢了,这还是首次真正意义上的外出,心中觉得很紧张,于是干脆将裹尸布贴身放好,天月断剑也是紧握在手中。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落进洞府时,孟游感受到了温度的变化,他起身走出洞府,回头看了看住了半年多的洞府,沉默一生。

    “此行算是一场磨砺,至少能够前往更远的地方……”孟游心中暗道,将裹尸布和天月断剑放好,离开居住山峰,朝着灵韵宗的宗门而去,途中有不少修士看到他,脸上都露出古怪的神色。

    孟游神色平静,很快来到了灵韵宗的宗门处,刚刚靠近,他便看到那里站在四个人,三位俊朗青年,以及一位妙龄少女,最后一位则是满头白发的老者。

    看着老者的背影,孟游莫名感到有些熟悉,这老者此刻站在宗门处,闭目养神。

    “李奇?”孟游愣了愣。

    此刻李奇长老也看到了孟游,他也忍不住一愣,尤其是察觉到孟游凝气八层的修为后,更是让李奇长老皱了皱眉头。

    “宗门派来调查王明之事的人中,竟会有你?”

    “咳咳,似乎很巧……”孟游咳嗽一声,目光很随意的扫过李奇长老身边的青年和少女,这少女面无表情,在看到孟游后,冷哼一声。

    折让孟游丈二摸不着头脑,似乎并未得罪过少女,也不知为何对方会如此。

    “既然人到齐了,那就走吧,早早完成任务,也要尽快回到宗门。”

    李奇长老微微一笑,一拍储物袋,立刻红芒闪现,半晌后,在虚空中多出了一艘五丈大小的船嗖。

    磅礴灵气的波动,在这艘船上散开,形成巨大的威压,超凡脱俗。

    “李长老,敢问此乃何物?”

    在看到船艘出现后,孟游瞳孔收缩,这种东西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尤其是见到船艘漂浮在虚空中,竟与前世的飞机有异曲同工之妙,更是让孟游感到惊讶。

    听到孟游的询问声,少女的眼中露出轻蔑,而三位青年依旧面无表情,直接无视孟游。

    “此物叫做涅槃艘,凡是灵韵宗弟子外出执行任务,宗门便会发放涅槃艘,不需要消耗太多灵气便能操控,操控起来很简单,不过需要海量的灵石。”李奇长老缓缓说道,身体一跃而起,化作一道长游也连忙跟了上去,这涅槃艘不是很大,乃是由特殊的草木制造而成,容纳十个人绰绰有余,孟游坐在最后面,四处看了看,慢慢的,眼中露出满意之色。

    “若是以后有机会,我也要弄一艘试试。”孟游喃喃自语。

    听到这话,在场众人,除了李奇长老以外,所有人的眼中皆露出嘲弄之色。

    涅槃艘在李奇长老的操纵下,嗖的一声化作一道长虹,直奔远处天边而去。

    速度之快,夹起了呼啸风声,不过在涅槃艘的外面,却有一层淡淡的青色光幕保护罩,阻挡住狂风灌入口中,使得孟游五人在这涅槃艘中,虽然能够听到外面的呼啸狂风之声,但却不会有任何难受的感觉。

    伴随着众人的全力前进,转眼已到深夜,在少女的提议下,众人降落在地面,准备整顿休息。

    “深夜最为危险,还是要小心为上。”少女冷哼一声,瞥了孟游一眼,身形一晃,率先落在地面,找了个隐蔽的地方。

    三位青年眼中也有淡淡的轻蔑一闪而没,但脸上却是挂着温暖如风的笑容,经过孟游身边时,点头示意,而后飘飘然离开。

    孟游眉头紧皱,看到众人如此,心中却是大惊,虽然不知对方为何对他如此态度,但在人吃人的世界,还是小心为妙。

    孟游身形一晃,朝着地面山林冲去,山林寂静一片,不时传来鸟兽嘶吼之声,可几人都是凝气层修士,身形灵活,在这山林内不断穿梭,各自找好隐蔽之地,准备稍作休息一番。

    伴随着明月高挂,孟游走在山林间,突然间一阵阴风吹来,在这道风中,孟游感受到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道。

    孟游脸色一变,抬头时立刻看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