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找柳军了,往更深处的通道走过去的。『→お℃..”赵天骄手指指向某个通道。

    “天骄,你现在跟在纪叔后面,一举一动都要小心,他要是有什么异常之处,马上回来汇报。”赵山蝶的眼中闪过一抹狠厉,胆敢算计赵家直系,必须付出代价。

    “姐姐,为什么要暗中跟着纪叔?”赵天骄满头雾水,压低声音问道。

    “现在别问那么多,按照我说的就可以了。”赵山蝶没有解释,直接催促赵天骄跟上。

    听到这话,赵天骄没有再问,悄悄跟了上去。

    纪磊正在寻找的人,也就是柳军,此时依旧在通道内,方才在半路上,他讲赵山蝶放下,准备独自前往查探一下。

    柳军体内的灵气已经快要消耗光了,好在储物袋内有不少大个灵石,以供他恢复用,否则根本不能前进如此久远。

    “这通道到底有多长?”柳军有些无语,难道九黎族当年在洞内闲着没事,整天挖洞,才搞出如此悠长的通道。

    最终体内灵气彻底消耗,柳军没有取出储物袋内的灵石,四周再度恢复幽暗。

    幽暗的通道内,此刻唯有柳军的脚步声回荡,大概走了两个时辰左右,一丝丝亮光出现在眼前。

    柳军神色一喜,在黑暗中行走,实在太挑战心理承受压力了,同时需要防范随时都能可能出现的危险,一路上他的神经都是紧绷着的。

    柳军加快脚步,朝着光亮的地方走去,是一个拐弯的通道,光亮正是从拐弯通道处的一颗夜明珠散发出的光芒。

    有了亮光,行走的速度也就越来越快了,大概有过两百多颗夜明珠后,柳军终于走完整个通道,来到了洞内的最深处。

    四周摆放着无数的夜明珠,将此地照耀的如同白昼,一座巨大的雕像屹立在最中央。

    “蚩……蚩尤?!”

    看到这座巨大的雕像,柳军心中惊骇不已,这座雕像面如牛首,背生双翅,八只脚矗立在最下方,共有三头六臂。

    九黎族祭拜的是蚩尤,这个雕像正是他们用来祭拜的蚩尤战神了,走到蚩尤雕像身边,柳军发现了奇怪的地方,蚩尤雕像的脖颈位置,被人用剑斩断一截,而脖颈以下的身躯却很完整。

    就在柳军继续观察的时候,一道道沉重的脚步声从远处响起,听着声音似乎特别杂乱,似乎有很多人,朝着这边走来。

    “难道此处是镇压邪物的地方?”柳军瞬间反应过来,那些脚步的声音应该是无数雕塑复活走来的声音,而且这个可能性基本可以确定,当即不敢继续待在此处,朝着一旁的角落走去,想要看看是否有能够躲避的好地方。

    杂乱不已的脚步声音,越来越近,明显不是一两座妖兽雕塑,若是被它们发现,柳军不认为以凝气七层的修为,能够从如此诸多的妖兽手上逃走。

    就在柳军想要找到地方躲避的时候,突然看到在前方不远处有一个幽暗的角落,此时他也顾不上,跑到那里躲了进去,又小心翼翼取出裹尸布披在身上。

    就在柳军刚刚躲进角落时,一头头泥塑形成的妖兽,从通道内走了出来,朝着最中央的蚩尤雕像走了过去。

    “如此之多的妖兽复活,该死的,这九黎族的势力如此强大,难怪当年炎帝不是蚩尤的对手。”

    足足数千头妖兽,每一头都由鲸鱼那般大小,这让柳军心中震撼,幸好躲避及时,若是被如此众多的妖兽团团围住,恐怕是筑基境也逃不走吧。

    数千头妖兽复活,走到蚩尤雕像的不远处,便没有继续走动,形成一个奇异的方阵,极为整齐。

    伴随着身形弯曲,这数千头妖兽支起身躯,就像人类祭拜祖先一般,不停的上下起伏。

    这一幕落在柳军眼中,让他震撼不已,这群妖兽的表现,让他实在太过震惊了。

    就在此刻,远处突然传来一阵蹦跳的脚步声,又有一道身影从通道内走了出来,只是与之前妖兽不同的是,这道身影单脚踏在地上,蹦蹦跳跳的行走着,而且双臂已被扯断。

    “这不是被我用裹尸布干掉的那个人形雕塑吗?”

    这个单脚行走的雕塑,似乎想要走到妖兽群中,只是还未前进几步,妖兽群纷纷望去,兽眸中似乎带着丝丝兴奋之意。

    数千头妖兽望着那个单脚行走的人形雕塑,兽眸中发出诡异的血芒,而后让开了一条道路,让人形雕塑一蹦一跳的来到蚩尤雕像的面前。

    人形雕塑环顾四周,似乎有些犹豫。

    看到人形雕塑的犹豫,四周的妖兽纷纷暴怒起来,甚至有一头身躯庞大的妖兽,直接一脚踹在人形雕塑的身上,将其踹在在地。

    人形雕塑趴在地上,跪在蚩尤神像下方,身体抖个不停,不会儿身上的泥塑竟然缓缓掉落,一股股血液从体内溢出,很快流在四周的地面上,四周的妖兽目不转睛的盯着,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只是短短瞬间,人形雕塑便没有任何动作,宛如死去一般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四周妖兽的兽眸中,明显带着兴奋的光芒,无数妖兽脚踏地面的声音响起,声音带着某种特定的节奏。

    “咦?这节奏……”柳军躲在黑暗的角落处,听到妖兽脚踏地面的节奏声,瞬间感觉自己的心脏也在不由自主的加快,似乎要破体而出,而柳军的脸颊也在不断的涨红。

    好在没过多久,妖兽群便停止了脚踏地面,柳军转头望去,只见那个人形雕塑的眼球彻底消失,眼中出现的血液,紧接着一只指甲大小的虚幻灵剑,从人形雕塑的眼中浮现而出。

    看到这虚幻灵剑,柳军瞳孔猛的收缩,这不正是他储物袋内的天月断剑吗?赵元那些人对天月断剑如此重视,没想到缩小版的天月剑,竟然在这人形雕塑的双眸中。

    虚幻的天月剑刚刚浮现而出,便发出一阵欢快的清鸣之声,剑身宛如一只离弦之箭,直接射向蚩尤神像的体内,消失不见。

    伴随着天月剑进入蚩尤神像,柳军瞳孔收缩,在他的眼前竟然出现不可思议的一幕,只见那蚩尤神像的脖颈断裂处,竟然缓缓融合,只是这脖颈轻微的摇动几下,仿佛化作活人一般。

    “先秦古籍中记载,蚩尤以金石为兵……”柳军瞳孔收缩,差点惊呼出声。

    以金石为兵,顾名思义就是以天地稀缺资源形成兵器,然后在战斗中,获得永恒的生命。

    金石为兵虽然强大,但也拥有弊端,那就是必须要找到主人寄养的兵器,又或者天地稀缺资源来补充,所有的天地稀缺资源分为三种,一种是特殊陨石,第二种乃是无上灵药,至于第三种则是生灵的生命精华,生灵中最好的生命精华,便是传说中的妇人心。

    所谓妇人心,便是需要在修行的过程中,不断采集妇人的心脏,用来修行,也就是说想要生命精华足够,便需要无数妇人的心脏以供给养,才能获得永恒的生命。

    不过这种邪术太过歹毒,一般人根本不知道,就算知道,恐怕也不敢去用。

    “这人形雕塑竟然将虚幻的天月剑藏于体内,而后奉献给蚩尤神像,真是骇人听闻,难道赵元背后的人,想要得到天月断剑,就是用来复活蚩尤的?”

    柳军思考起来,若说赵元背后的人是纪磊,恐怕有些不太可能,纪磊不过筑基境,想来不可能背后的大人物,那就说明,背后的大人物是另有其人。

    星空彼岸神话传说中的蚩尤,绝非这个世界的人能够知道,纪磊背后的大人物急于复活蚩尤,那就说明那人知晓,甚至认识蚩尤,如此一来,岂不是说……

    想到这里,柳军心脏一阵扑通扑通狂跳,既然事情已到如今这个地方,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看着前方的妖兽群,柳军知道对方不会一时半会儿离开,他也没法走出去,索性不再关注这群妖兽的动静。

    在他的旁边,有一张石桌,桌子上摆着数张羊皮卷,折叠起来。

    这是一块类似于裹尸布的颜色,柳军一眼看到羊皮卷上写满了文字,好奇的拿起羊皮卷,端详了起来。

    羊皮卷上面的文字密密麻麻的,文字出自秦朝之前,柳军也看不懂,费了半天劲儿,这才看懂了上面记载的内容。

    缓缓放下羊皮卷,柳军的脸上带着极致的愤怒。

    这羊皮卷上记载的内容,乃是一位九黎族先民写下的一些内容,是关于蚩尤的事情。

    蚩尤被炎黄二帝联手击败后,头颅化作血枫林,黄帝尊称为武战神,而后将其送往此处世界,封印于黑山中。

    后来为了复活蚩尤,八十一位将领联合,想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炼化妇人心。

    也正是因为如此,导致后面的事情发生。

    对于炼化妇人心的结论,九黎族众人深信不疑,相信它们一族终有一日会重回星空彼岸,蚩尤战神会带领它们战胜炎黄,一个个自相残杀,仙子的一些牺牲对于未来不算什么。

    就这样,过去了几代人的岁月,九黎族已经没有多少妇人存在了,女子只要一诞生婴儿,成为妇人后,便被挖掉心脏,以此给养蚩尤神像。

    年轻一辈不知蚩尤当年的神勇,对于蚩尤也没有老一辈那般尊崇,看到有人杀死母亲,开始反抗,纷纷要求放弃蚩尤复活。

    八十一位将领没有答应他们的无理要求,双方的矛盾形成了,在以后的日子里不断加深,终于随着一件事情的发生,局面彻底爆发了。

    这件事情的主人公,就是记载羊皮卷的主人,在她刚刚诞下婴儿的时候,九黎族族人想要挖走她的心脏,被她断然拒绝。

    就在她在洞内为婴儿寻找食物的时候,却骇然的发现,八十一位江铃将得来的妇人心脏吞入口中,作为食物。

    妇人被这一幕惊住了,等她回过神来,八十一位将领早就消失不见了,不过这件事让她心生警惕,等到下一次有妇人被挖掉心脏的时候,她偷偷跟在后面,也就是蚩尤神像所在的位置。

    这一次她做好准备,硬是在角落处呆了很久,果然让她再度看到,八十一位将领并未将妇人心脏给予蚩尤神像,而是吞入口中,自己食用。

    后来的两个月中,八十一位将领突然告诉九黎族所有人,接下来要举行重大的祭奠仪式,只要有足够的妇人心脏,便能复活蚩尤首领。

    八十一位将领的话,让所有人心神不已,更是举足欢腾,众人按照八十一位将领的要求,准备祭奠所需要的东西,也正是柳军一行人之前遇到了五丈石台。

    唯有那位妇人觉得此事不对劲,因为以往的妇人心脏都被八十一位将领暗中吃掉,这件事让她隐隐猜到九黎族涉及到一个天大的秘密。

    三日后,所有的九黎族族人来到五丈高台前,等待八十一位将领带领众人复活蚩尤首领,只是超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蚩尤首领并未复活,反而出现了无数的妖兽,这些妖兽的脚步不断踩踏地面,以一种奇特的节奏响彻整座洞内。

    伴随着奇特的节奏声响起,那位妇人看到无数族人倒地惨死,紧接着听到奇怪的噗通声,声音比乌鸦大叫还要令人感到难听,紧接着她亲眼目睹所有女子的心脏竟破体而出。

    感受到自己心脏传来的噗通声,妇人艰难爬到此刻柳军所在的角落处,在羊皮卷写下了这些话,然后等待死亡的降临。

    黑山的诡异,以及巨大宫殿镇压的妖邪,全部都揭晓了。

    炼化妇人心,这只是一个弥天阴谋,一个暗算整个九黎族的阴谋,此事与蚩尤丝毫无关,根本就是八十一位将领所涉下的阴谋,为的就是期望自己能够获得永恒的生命。

    整个九黎族都被灭掉,柳军心中升起滔天怒火,他倒不是圣人,但是如今好端端的线索到这里断掉,同为星空彼岸中华夏土地蕴养长大的生灵,这让他如何不感到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