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里,赵天骄并未着急开口,而是慢悠悠的等待着纪磊的到来,而且他的目光阴冷的在执法堂众人脸上扫过,只是此刻并没有人注意到他,更多的人则是想知道柳川吩咐王管事去叫谁。.『.

    打伤执法堂弟子,还敢肆无忌惮的去叫人,只要不是傻子,便说明这个纪磊大有来头,其中最数朱长老和林兴旺反应最快,将宗门内身处要职的人在脑海中回想一遍。

    “难道是外宗第一弟子赵山蝶身旁的仆人,纪磊。”

    朱长老瞳孔收缩,他在灵韵宗呆的时间最长,对于宗门内的一些事情也有所了解,比林兴旺知道的要多一些,他瞬间反应过来,要说外宗叫做纪磊的人,也只有那么一位,再联想到柳川说让纪磊亲自过来见他,难道这少年与纪磊有很大的关系?否则一般的人,怎么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呢。

    “定是如此,能与赵天骄呆在一起的人,想来肯定有大来头。”

    一想到赵天骄的名号,朱长老老脸笑容更甚,单凭赵天骄就足够林兴旺喝一壶了,如今若是再加上赵山蝶,他的把握就更大了。

    而林兴旺的反应,仅仅比朱长老慢上一丝,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心中暗道:“怪不得朱长老选择在这个时候跳出来,原来是有人撑腰啊,看来这件事情有些麻烦了。”

    不过,林兴旺并未有太大担心,执法堂有自己的铁律,虽然外宗赵山蝶名头很大,但执法堂直接受令的乃是掌门,再说眼前三人当中殴打执法堂弟子,说不定掌门还会说他执法严明公正呢。

    “这里乱糟糟的,你们在做什么?”

    就在柳川吩咐王管事离开不久,一道苍老而又威严的声音响起,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走了过来,声音低沉,站在执法堂的一众弟子纷纷避让开来,此人正是执法堂长老刘恢。

    “长老!”朱长老和林兴旺同时抱拳行礼道,不过刘恢倒是直接无视两人,径直看向柳川两人,笑呵呵开口问道:“你们谁是柳川?”

    “是我,你是谁?”柳川满头雾水,这个长老他不认识,不过看林兴旺两人的态度,倒是能够说明对方大有来头。

    “孟小友,今日之事实在不好意思,肯定有什么误会。”话语说到这里,刘恢亲自躬身道歉。

    作为执法堂长老,亲自躬身行礼道歉,刘恢心里也是极为憋屈,这林兴旺真是惹祸精,惹出来的事情,却要他亲自出来擦屁股,要知道方才掌门亲自出现找到他,告诉他执法堂今日抓错人,不要耽误半月后的重要事情,他刘恢好歹是堂堂执法堂长老,连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就被掌门亲自提点了一番,心中的憋屈找谁说理啊。

    躬身行礼道歉后,刘恢来到赵天骄身前,准备再度躬身道歉,却不想吃了鳖。

    赵天骄压根没有正眼瞧他,怒极反笑道:“你这套在我这里没用,今日不给一个满意的结果,这事没完!”

    带着威胁的话语,从赵天骄口中传出,顿时让在场所有人眼睛瞪大,长老亲自赔礼道歉,他竟不给面子,这是哪里来的傻子啊,就算你背景通天,在这一亩三分地上,也不能如此不给面子啊。

    不过在场只有三个人露出意料之内的表情,柳川,朱长老以及林源,柳川知道赵山蝶两姐弟的来头很大,而另外两位知道赵天骄的姐姐赵山蝶很强,不理会一个执法堂长老是很正常的事情,他们希望事情闹得越来越大就好,最好把掌门引来。

    刘恢的老脸瞬间变得极为尴尬,自己怎么说也是执法堂长老,这长老当的真是丢人,可谁都知道自己在突破的关键时刻,只要能够突破到筑基境,到那时海阔天空,但是如今却依旧要解决林兴旺惹下的祸端。

    “纪磊来了。”

    就在赵天骄和刘恢闹得僵持的时候,一道声音响起,所有人下意识的转头望去,只见一位拄着拐杖的老者走了过来,正是纪磊。

    纪磊的目光扫视全场,从赵天骄身上掠过,随后落在柳川的身上,脸色瞬间阴沉下来,直接走上前去,对着柳川躬身行礼,态度颇为诚恳的说道:“孟道友,让您受委屈了,你放心,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

    “我倒是没什么,只是莫名其妙被人当作偷盗火灶房的罪名,被人押进执法堂,现在又被扣上残害同门弟子的罪名,难道执法堂是有些人的私人地盘吗?”

    听到这里,纪磊的目光瞬间阴沉下来,转头望去,只见刘恢站在那里,满脸尴尬,当即冷哼一声,道:“刘长老,纪某虽然不是灵韵宗的人,但我家小姐却是说了,若是今日孟道友不能安然无恙离开执法堂,我等便退出灵韵宗。”

    “纪道友,您的意思我明白,你放心,这件事情定会给柳川一个满意的交代。”

    此刻,刘恢的额头上已经冒出冷汗了,别的人他不知道,这纪磊身后代表的人,他却知道的清清楚楚,那可是赵山蝶啊,被誉为未来灵韵宗的接班人,如今外宗第一弟子,就连宗门长老都不愿招惹的存在啊,这林兴旺真是该死,难道就不能我安安心心等到突破筑基境,调到内宗做长老后,再胡乱搞事,如今却要他来被黑锅。

    看到刘恢狠狠瞪了他一眼,林兴旺心中也是郁闷不已,这王管事的底子,他早就查的一清二楚,背后有炼器峰长老李奇作为靠山,可是李奇已经说明不插手此事,如今突然冒出来一个少年,而且关系匪浅,竟然连赵山蝶都派人过来撑腰了。

    “纪道友,这件事情乃是执法堂分内之事,与尔等无关吧?虽然没有证据能够证明他们是否偷盗火灶房物品,但能够确定的是,这二人在执法堂内,公然殴打弟子,要知道宗门有铁律规定,同门之间禁止相残,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吧?”

    林兴旺只得开口辩解,他知道刘恢不会愿意背黑锅的,甚至有可能将他推出来,以此平息上面的怒火,但对方毕竟公然殴打执法堂弟子,这是事实,所以林兴旺的这番话也是在告诉几磊,若是你们不放过我,事情闹大对谁都没有好处。

    “呵呵,公然殴打同门弟子,我身上的脚印是谁踹的?我告诉你,别说我殴打弟子了,就算把执法堂砸了,你又能奈我何?”

    在这一瞬,赵天骄彻底发飙了,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转头看向纪磊,态度诚恳道:

    “纪叔,帮我个忙,现在给我父亲发信,就说我在灵韵宗被人扣了,甚至会被人废掉修为,从此沦为凡人,让他过来灭掉灵韵宗。”

    随着赵天骄此话开口,所有人的目光再度转头看向赵天骄,之前所有人都以为柳川才是背景最大的,如今看来,凭借赵天骄刚才话语中的嚣张态度,恐怕来头很大很大。

    “孟小友,这个少年是?”

    执法堂长老走到柳川身边,小声问了一句,柳川在他耳边低声道:“他叫赵天骄,赵山蝶的亲生弟弟。”

    听到这话,刘恢的脸色瞬间变了,看向赵天骄的眼神带着敬畏之色。

    “纪道友,此事就算了吧。”

    “你们放心,这件事情乃是我执法堂一众人没有证据便抓人,今日我给尔等表个态,此事定会严肃处理,对于一些将执法堂当作自家地盘的人,必定严惩到底,甚至不排除废掉修为,逐出灵韵宗的可能。”

    刘恢此话一出,林兴旺脸色惨白,再也没有之前嚣张的姿态,能够坐上执法堂副长老,他自然有些能耐,朱长老今日唱反调,长老刘恢亲自出现帮助柳川,赵山蝶亲自派人前来,这一切的一切,都说明他惹上不能招惹的人了。

    刘恢现在可不管什么林兴旺了,赵山蝶的亲弟弟,又岂是那么好抓的,这林兴旺是死定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解决麻烦,不然等到赵山蝶家族来人,那灵韵宗定要遭到灭顶之灾。

    “呵呵,谁知道你们会不会徇私舞弊!”

    自从赵天骄来到灵韵宗后,在姐姐的压制下,强行忍住自己的纨绔性子,如今这性子一上来,谁的面子都不给,刘恢只好看向纪磊,目光中带着祈求之意,可是纪磊也为难啊,别人不了解赵天骄的脾气,他还能不了解嘛,自家少爷脾气一上来,那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啊。

    柳川为人心细,看到在场众人的神情,他知道林兴旺这里彻底完了,无论是在前世,还是这里,最怕的就是上司认真起来,柳川没想到赵山蝶的名头如此响亮,仅仅只是一个名字,便能让刘恢做出如此承诺。

    不过现在,还不是任性的时候,怎么说刘恢也是来帮自己的,如今目的已经达到,没有必要继续僵持下去。

    “刘长老,交给我吧。”柳川缓缓开口道,这让刘恢眼睛一亮,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这柳川和赵天骄是一起的,想来赵天骄肯定会给面子的。

    “柳川,我长这么大从未受过如此窝囊,这事没完!”

    看到柳川朝他走了过来,赵天骄直接坐在地上,没好气的

    刘长老,你过来一下。”

    柳川没有搭理赵天骄的纨绔脾气,而是让刘恢走过来,随后小声说了两句,而刘恢脸上露出后悔的表情,随即看向赵天骄的目光中,带着恍然大悟。

    “请两位道友放心,刘某可以发誓,此事定会给尔等一个满意的交代,像扰乱执法堂的祸害,应该直接逐出执法堂。”

    刘恢满脸郑重,看向林兴旺的目光越发不善。

    “这样满意了吧,刘长老已经知道方才执法堂弟子殴打你,他也保证会给满意交代了。”柳川来到赵天骄身边,小声说道。

    柳川的话也算是给赵天骄一个台阶下,作为唐国国都赵家少爷,除了父亲之外,谁敢用脚踹他,赵天骄心里难受啊,但是这话可又不能明说,这个脸面,他丢不起。

    “赵天骄,给我一个面子,先离开执法堂,不然让人看到你堂堂外宗天骄被人带到执法堂,说出去也丢脸,对吧?”

    “型,这次我给你一个面子,不然我定要掌门亲自出现送我离开。”

    赵天骄冷哼一声,最终同意离开执法堂,听到赵天骄的话,在场所有人长呼一口气,要是真的等到掌门来,那执法堂就要遭殃了。

    不过现在,一群执法堂弟子的目光纷纷看向林兴旺,带着暗恨之色,不少人已经悄悄与林兴旺拉开距离,全部站在朱长老身边。

    如今的局势,已经明了,林兴旺完蛋了。

    随着林兴旺完蛋,那朱长老以后在执法堂的位置,可以堪称如日中天了,更何况今日之事,朱长老站对了位置,一些小机灵的执法堂弟子心中暗想要不要给朱长老送点好处,日后说不定也能获得提拔。

    此刻,朱长老的脸上满是激动之色,这次他真的是站对位置,这柳川的背景可真是大,简简单单一句话,便惊动赵山蝶,劝服赵天骄,从此以后林兴旺再也不能翻身了。

    身旁的林源脸上也满是喜悦,看到不少执法堂弟子看向他的眼神中,带着羡慕嫉妒恨,林源心中一阵得意,方才自己上前的时候,所有人看向自己的眼神就像看着傻子一般,而此刻此刻,却是无疑证明他才是对的。

    ……

    这一日,距离执法堂事件已经过去了十天,刘恢当场宣布了对林兴旺的处置,直接废掉修为,逐出灵韵宗。

    由于王管事在执法堂动手,让赵天骄对他很有好感,两人很快混在一起,喝的伶仃大醉。

    第二日,王管事找到柳川,说是准备离开灵韵宗,去外面闯荡闯荡。

    经过执法堂的事情,王管事似乎明白过来,用王管事的话说,原本以为自己在灵韵宗顺风顺水,过的也挺滋润,但没想到受到他人摆布,终究只是小人物,唯有实力强大,也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听到王管事的话,柳川为他高兴,两人回想起在杂役处的事情,王管事哈哈大笑,只是此刻看起来有些心酸。

    临走前,王管事将此次火灶房之事的收获拿了出来,柳川悄悄打开储物袋看了看,五百块大个灵石,虽然知道对方不会小气,但柳川的心脏还是不争气的加速跳动。

    看来两个世界的共同之处还是很大啊,柳川也是瞬间反应过来,不过随着短暂的激动后,柳川的心情也平静下来,虽然对于灵石他并不抗拒,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他也收的心中我无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