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块灵石。ω δwww..”

    柳军直接实话实说,这价格瞒不了人,若是两人想知道,回头去找那位老修士打听一下就知道了。

    “我出十块灵石,不知道友能否忍痛割爱?”

    拄着拐杖的老者眼睛盯着柳军,这把断剑对于一位修士的作用实在太大了。

    “我很喜欢这把断剑,不打算卖掉。”

    柳军摇头拒绝,十块灵石,这转头就是翻了五倍,若非柳军通过九篇纹路,得知这把断剑乃是好东西,恐怕真的会卖掉。

    “二十块灵石。”

    清雅的声音响起,却是一旁的赵山蝶开口。

    “我不卖!”

    赵山蝶高冷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寒霜,在她眼中,这个凝气四层的修士,太不识好歹,转手翻了十倍的价格,竟然还想狮子大开口。

    “五十块灵石,如果……”赵山蝶不死心,再度开口。

    “说再多也不卖,你不用喊了!”柳军还真怕这赵山蝶继续加价,二十块灵石啊,比他抢夺马宏所有储物袋还要多,柳军担心自己承受不了诱惑,当即阻止对方说下去。

    “你不要太贪心了,这五十块灵石,足够你用了。”

    赵山蝶神色气恼,一块灵石买来的断剑,转手就能卖到五十块灵石,这柳军竟然不愿意卖,在她看来,柳军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

    “五十块灵石就想买一把特殊陨石打造的兵器,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柳军脸色一沉,说了不卖就是不卖,再说开价再高,卖不卖是他的事,想到这里,他转身便要离开,这赵山蝶修为乃是凝气七层,况且是外宗大师姐,未来灵韵宗宗主接班人,不是他能招惹的。

    柳军的话落入赵山蝶耳中,使得对方的神情顿时冷淡下来,不过一旁的拐杖老者却是脸色大变,惊呼道:

    “原来道友看出此物乃是特殊陨石打造,倒是老夫唐突了,要不这样吧,咱们找个地方聊一聊,也算是对道友的补偿。”

    “不必了,孟某还有事,就先离开了。”

    防人之心不可无,更何况这赵山蝶被他强压一头,柳军心中倒是很有提防,而且他目前首先要搞清楚这断剑的来历和作用。

    看着柳军离开,赵山蝶满头雾水,看到柳军以及旁边老者脸上的神情,这断剑似乎是很了不起的东西。

    “大小姐,传说这断剑乃是当年圣人遗留下来的东西,而后交由灵韵宗老祖。这断剑乃是有特殊陨石打造而成的,材料稀缺,而且必须是由炼器大师常年累月打造而出,才能成为真正的神兵。”

    旁边老者出声道,他还有一点没有明说,一位修士能够拥有一件神兵,对于提高修为也是有帮助的,通过感悟神兵上留下的炼器师纹路,也能让修士在兵器的感悟更进一步。

    “纪磊,如果再加上这把断剑,对于柳军的拉拢,是不是要加重一些。”

    “我建议拉拢柳军,如此一来,对于接下来的事情会有很大把握。”

    赵山蝶听后,眼中闪过一抹精芒,随后看向柳军消失的方向。

    回到洞府的柳军,关闭洞府大门,拿出断剑放在床上,紧接着盘膝坐下,左手掐住奇异的法决,口中默默诵念:

    “天月剑心,神识归一!”

    柳军掐出的奇异法决正是九篇纹路炼器篇中的内容,作用是直视兵器的本貌,随着手中法决变化,身前的断剑发出一阵阵的清亮振音,宛如两军阵前的萧萧马鸣,剑身突放光华,宛如长空一道闪电掠过,只是还未多久便消失不见。

    “竟然是天月剑!”

    柳军嘴角抽搐,脸上带着激动神色,这断剑竟然是天月剑,这乃是前世赫赫有名的兵器,有了它,防身没有任何问题。

    这突放光华的剑身仅仅闪现几息便消失,是因为柳军体内灵气不够,说白了,兵器就像是前世的热武器,想要使用,必须提供子弹,而这子弹相似于修士的体内灵气,需要通过特殊的方式修炼而来。

    时间转眼到了黄昏,柳军都在宗内山峰上,两侧渐渐升起雾气,不远处就是一片山林,这里是灵韵宗靠近黑山的位置。

    柳军缓步走去,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他很久都没看过风景了,如今已经成为修士,再看向四周风景时,心态已有不同。

    游逛一圈后,柳军回到洞府,开始了每天的打坐吐纳,凝神静气,静静吸收着天地灵气。

    吞吐吸纳,柳军运转九篇纹路,整个人瞬间变得庄重肃穆,宛如一代高人静坐打禅,傍晚神霞落在身上,显得极为庄严。

    “倒是有不少收获!”

    柳军睁开双目,瞅了瞅身上的粘稠物,这是身体排出的杂质,修行便是逆天,修的是一颗逆心,行的是一根傲骨。

    随着修为的逐渐深入,身上的杂质也会越来越少,修行的本质便是去伪存真,回溯本源。

    柳军刚刚脱下衣衫,准备清洗一番,洞府大门便被人敲响。

    “柳军,你还记得我么?”

    随着熟悉的声音响起,柳军打开洞府大门,让对方走了进来。

    此人,正是杂役处的王管事。

    “有件事情,我想与你商讨一番。”看到柳军上身裸露,王管事一愣,随后开口道。

    一行人走进阁楼,阁楼中有两位青年,李奇朝着两人点点头,道:“老夫要谈点私事,你们没有通知其他人吧?”

    “长老放心,其他长老已经前往各峰做事,如今炼器峰只剩下一些弟子。”两位青年满脸郑重道。

    “那就好。”

    “王管事,这位是?”

    两位青年和王管事互相认识,毕竟灵韵宗就这么大,这几位都是李奇长老的心腹,之间肯定有所交流,只是两位青年对柳军却是很陌生。

    “我叫柳军。”柳军开口道。

    “孟少爷,欢迎来到炼器峰。”两位青年脸上笑容不变,看向柳军的目光带着赞赏,脑海中却在回想唐国孟家,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唐国有哪个孟家是大家族的。

    “长老,要不我们今日去火灶坊吧,听说最近在黑山边缘猎到不少妖兽,味道鲜美之极。”两位青年回到李奇身边建议道。

    “柳军,你的想法呢?”

    随着李奇长老开口,两位青年神色一惊,区区凝气四层的少年,怎么会被长老询问想法呢?其实李奇心里也没底,只是王管事乃是自己的心腹,这些年兢兢业业为自己办事,所以他也放心,既然是王管事推荐的,应该不会有错。

    柳军自然能够想到这一点,当即也不犹豫,开口道:“好,我们去看看情况。”

    听到这话后,李奇也不迟疑,直接将事情全权交给柳军,随后王管事卷起柳军三人,化作一道长虹,来到了火灶坊处。

    到了杂役处,柳军这才发现变化很大,之前的火灶坊破破烂烂,而现在却不同,富丽堂皇,甚至看起来比炼器峰还要宽敞一些。

    “踏入修行,便有了仙凡之隔,几年来从未饮酒,今日便敞开了饮吧。”两位青年呵呵一笑,端起桌上的酒壶,倒了一杯。

    杂役处的事情还未解决,柳军拒绝两位青年好意,而王管事显然没有心情,众人便静静坐在火灶坊内,观察着情况,时而聊上两句活跃活跃气氛。

    “踏踏踏踏……”

    一阵脚步声在外面响起,几人转头望去,顿时神色一惊。

    “没想到又碰上了。”

    柳军心中一沉,在他的眼前,站着四五个人,站在首位的是一位妙龄少女,正是赵山蝶。

    而在赵山蝶的身后两人,则是纪磊以及赵天骄。

    “柳军,我们又见面了。”

    赵山蝶大大方方的来到柳军面前,嫣然一笑,颇有大家闺秀的感觉。

    “有事?”柳军皱起眉头,盯着赵山蝶,语气轻飘飘问道,任谁三天两头遇到对方也不会有好心情。

    “孟道友得到的断剑,可否能够出售,灵石随便你开。”

    赵山蝶直接无视柳军话语中的不耐烦,随着她的话语传出,让身后的赵天骄冷哼一声:“姐姐,这就是那个打破你记录的外宗弟子?”

    赵天骄打量了柳军好一会儿,不屑的撇了撇嘴,就是这少年打破姐姐赵山碟的记录,同时拒绝姐姐开价,看起来普普通通,不过凝气四层罢了。

    “不好意思,柳军没有出售断剑的想法,另外以后不要再找我了……”

    柳军直接拒绝,他原本想说声狠话,但想了半天,无论是修为还是背景,都不及赵山蝶,只得转身继续与王管事聊天。

    “姐姐,这小子不过凝气四层而已,想要那把断剑直接钳工组,以你的天资,没人敢多说一句的。”随着柳军无视二人,赵天骄暗暗说道。

    “在我面前,你最好收起那套纨绔作风,否则你就直接回到国都,与父亲作伴吧。”

    “父亲食古不化,天天逼着我修行,你让我回去,还不如一剑杀了我算了。”赵天骄垂头丧气的说道,父亲看到他便一番训斥,搞得每次回家,他都会躲着父亲。

    看到弟弟的模样,赵山蝶笑了笑,随后走进火灶坊,此次来到火灶坊是为了很重要的事情,至于碰到柳军,那纯属于巧合了。

    另一边,柳军等人坐在火灶坊内,对于刚才的事情并未在意,不多时只见一群火灶坊弟子杏色匆匆的离开,见状,柳军等人也不犹豫,悄悄跟在后面。

    两行人马一前一后的走着,不一会儿前方山脉起伏,柳军放眼望去,顿时瞳孔收缩。

    在他前方的山脉,柳军特别熟悉,正是黑山。

    跟在火灶坊一众弟子后方,逐渐来到了黑山边缘地带,王管事心里着急,更是一马当先的冲在最前方为柳军等人开路。

    随着到了黑山边缘地带,柳军抬头望去,只见此地树木枯死,花草枯萎,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腐臭气味,更是不少妖兽的尸体横在那里。

    “这里荒无人烟,即便妖兽也不会轻易前来,这些火灶坊到这里做什么?”

    王管事满头雾水,摇摇头道。

    有位青年在旁边接了一句,说道:“你还别说,此地黑雾缭绕,更是感受不到半分灵气存在,地上更是有诸多妖兽,莫非这些火灶坊的弟子来到这里砍树不成?”

    柳军被两人的对方勾起一些兴趣,转头看了看四周的树木,随后又看向众人的前方,当即脸色一变,自言自语道:

    “该死的,他们怎么会来到这里?”

    柳军神色恢复正常,快步走到三人身边,说道:“我知道他们要去做什么了。”

    “这些火灶坊弟子?他们想做什么,这黑山什么都没有,枯萎的树木倒是不少啊。”

    王管事愣了愣,朝着柳军问道:“柳军,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快告诉我们吧。”

    “黑山常年荒无人烟,追根结地是因为此地没有灵气,被黑雾缭绕,而这种黑雾对人有害,但妖兽行走黑山,却是没有丝毫变化,所以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柳军指了指前方的一群火灶坊弟子,继续说道:“我怀疑他们利用妖兽,将火灶坊的一些东西偷偷运到黑山中,以此达到收取油水,又不被宗门发现的好处,不知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些日子火灶坊,每一顿都要妖兽血肉,而妖兽皮却消失无踪,这是最诡异的地方。”

    “这……似乎真是这个道理啊。”

    柳军的话,当即让王管事三人神色微变,王管事不禁转头看向两位青年,这两位青年乃是炼器峰长老李奇的随从,对这种事情应该知道一些。

    “火灶坊没隔多久来一次黑山?”

    “大概十天左右吧。”

    “那就没错了,火灶坊利用妖兽将宗门修行资源偷偷转运到黑山中,而后猎杀妖兽带回灵韵宗,一来成功转移修行资源,二来冒着危险猎杀妖兽,只为宗门弟子吃好喝好,显得尽职尽责,真是一石二鸟……”

    话到这里,柳军没有继续说下去,但众人却是听得清清楚楚,不仅转移修行资源,还能得到好名声,便宜名声全占了,这火灶坊真是打的一把好算盘。

    王管事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声音低沉道:“柳军,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去找执法堂揭发?”

    “不妥,这火灶坊如今大出风头,恐怕整个宗门都知道他们为了弟子,冒死进入黑山猎杀妖兽,若是现在揭发他们,反而会受到千夫所指,更何况执法堂副长老与火灶坊关系莫逆,到那时我们不会落得好果子吃。”

    “柳军,你想想办法,日后王某定不忘你今日帮助。”王管事此时再也没有杂役处的高贵,抱拳对柳军说道。

    柳军顿了顿,道:“王管事你放心,我既然答应你,自然是要把这件事情解决的,现在有两个办法可以解决火灶坊一事,一种是牵引法,火灶坊偷偷转移修行资源,若是被宗门得知,定不会饶恕,但我等需用合理之法,在不经意间将宗门长老引到此处,让他们发现,而不是我们主动揭发,不过风险很大。至于另一个办法就是主动上交油水,认栽认倒霉。”

    “第二个办法不行,李奇长老过不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