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石头与杨茂才的聊天不欢而散,当他推门而出的时候刚好遇到了站在门口的土革命,显然土革命正在监听两人的对话。. .

    “师叔,我......”土石头想解释一下,却被土革命打断了。

    “没关系,我相信你。”说完土革命拍了拍土石头的肩膀:“你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了!”说完土革命再次进入房间,反锁了房门。

    杨茂才似笑非笑的看着土革命:“看来你的人还挺忠心。”

    “你不也是吗?我好心给你机会,你却玩我?”土革命一边说一边瞪着杨茂才。

    “彼此彼此吧,我这最多算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不知道你策反了我们多少人?”杨茂才玩味的看着土革命。

    土革命眼睛一眯,一步来到杨茂才床前,一把抓住了他受伤的手臂狠狠的捏了一把,杨茂才立刻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叫声“啊!”

    “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你刚杀害了我们一个同事,我能耐心跟你说话已经是极限了,你最好考虑清楚,就算你不同意,还有你的同伴呢,我们只需要一个人!”说完,土革命松开了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柏山卫生所里,张建军看着嫌疑人的画像狠狠的挠了挠头,然后递给了曲军霞:“你看这个人想不想张孝文那小子?”

    其他人听到张建军的话一起围了过去,曲军霞只好把画像铺在桌子上,让所有人都能看到。众人看完之后都没有立即表态,但眼神已经出卖了他们,这画像上的人确实像张孝文!

    王明率先说话:“张孝文不是去安全部了吗?如果真的是他的话,会不会是安全部在办案?”

    众人立即附和到:“有可能。”

    张建军却摇了摇头:“不管是不是都不是你我能左右的,现在疑犯身上有枪,严重威胁了人民群众的人身安全,不过疑犯是谁,目的是什么,咱们都必须查的一清二楚,确保人民的人身财产安全不会受到影响!所以,咱们还得搜村!”

    说完,张建军开始布置任务:“梅燕,你把这两张图复制几份,送到村子的各个入口,所以进出村子的人必须严格盘查。其他人跟当地派出所的同事混编分组,对柏山村挨家挨户的搜查,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查出疑犯的下落!”

    众人接到命令,开始分头行动。放心不下的张建军也跟着两个民警开始挨家挨户的排查。

    由于这件事一大早就传开了,村民们反而很配合警方的调查,还纷纷的提供线索。张建军和两个民警刚到一户人家,一位大妈就神神秘秘的向三人说道:“警察同志,我给你们汇报个信息其他人一准不知道,我们老房子租给了三个外地人,去年的时候少了一个刚好变成了两个,这俩人天天神龙见首不见尾,老房那一片的人很少见他们,我觉得他俩十分可疑。”

    张建军对大妈笑了笑说:“谢谢大妈提供的线索,不过根据报案人的口供,两个疑犯说的是本地话,应该不是外地人。”

    大妈见自己提供的线索直接被否决了,有些不乐意:“你们不去看咋会知道?那外地人在这儿呆的久了,本地话当然也能说。”

    张建军看到大妈的表现,不想打消她的积极性便答应道:“好像有些道理,那咱们就去看看吧。”

    大妈一听,像是立了大功一样笑开了花:“中,我这就去拿钥匙!”

    拿完了钥匙,大妈带着张建军一行人来到了她家的老房前,大妈本想直接开门,却被张建军拦住了。张建军敲了敲门,却没得到任何回应。大妈兴冲冲的拿出钥匙直接打开了门:“我说他们可疑吧,也没听说他们有啥正经工作,可一到白天就大门紧锁,也不知道他们都干什么去了。”

    大妈带着3人穿过院子直接来到屋子前,发现屋门居然是开着的,于是大妈朝里面喊道:“有人在家吗?警察来调查些事情!”

    屋里并没有人回应,张建军透过门缝却看见一双鞋正摆在床前,像是有人在床上睡觉似的。

    大妈又准备再喊一句,张建军赶紧制止了她:“大妈,您在外门稍等一下,我们进去看看。”说完给两个民警使了个眼色。

    其中一个民警慢慢的推开了门,尽量不让门发出声响。就在门能容下一个人通过的时候,张建军蹑手蹑脚的钻了进去,紧接着,两个民警也跟了进来。

    三人进门一看,脑门瞬间就流出了汗,只见一个独眼光头正盘坐在床上目视着前方!

    张建军尴尬的笑了笑,对床上的人说道:“我们刚才叫了,见没人答应,还以为里面没人!”

    谁知这独眼光头根本就不搭理张建军,仍是一动不动的看着前面。

    张建军好奇的看向了独眼光头看着的方向,那只是一面普通的墙,上面什么也没有。

    这时一个细心的民警提示到:“张队,我看这人肚子连起伏都没有了,怕不是已经没有了呼吸成死人了吧?”

    张建军这才发现,这独眼光头虽然睁着眼,但当真是一动不动,正常人怎么可能在外人闯入的时候如此淡定?

    于是张建军又对他挥了挥手:“你好,听得见我们说话吗?”张建军一边说,一边向他走去,而独眼光头依旧一动不动。

    张建军见状,直接大步走到了独眼光头的身边,把手指放在了他的鼻孔下。可这么一试,张建军赶紧把手收了回来,又惊出了一身汗,这人居然还有着微弱的鼻息,只是从他鼻孔里呼出的气冰凉刺骨,这人难道是生病了?

    越是觉得怪异,张建军就越想弄明白。于是张建军把手伸向了怪人的眼罩,想取下他的眼罩,看看他的全貌。

    就在怪人的眼罩被挪开的一瞬间,张建军心头又是一颤,这家伙瞎掉的眼睛居然全是眼白!

    这时张建军忽然想起来,张孝文还在刑警队的时候要抓的那个犯人不就是个独眼和尚妈?

    就在张建军仔细回忆的时候,独眼和尚瞎掉的那只眼睛忽然转了个圈,然后猛的跳了起来一把劫持了张建军:“都不许动,谁动我弄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