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楠傻傻地看着棋盘,心情很复杂,好一会儿说不上话来。

    “落棋无悔,这个道理,我想轩辕公子该懂吧?”

    轩辕楠猛地抬头,黑着脸道:“你阴我?”

    南宫璃面怀微笑道:“这话可就不好听了,兵不厌诈,这不用我教吧?

    这还好只是一盘斗棋,若是一场战局,轩辕公子你的轻视和大意会造成多大的损失,会有多少人因为你的自以为是而面临死亡?你可有想过?”

    轩辕楠面上一热,继而强行逼迫自己冷静道:“南宫二小姐言重了,这不过只是一盘棋罢了。不得不说,南宫二小姐的运气不错。”

    运气?

    南宫璃从不喜欢在自己看不顺眼的人跟前谦虚,她冷笑道:“本以为轩辕公子是个高手,没想到也不过尔尔。当你说只是运气时,这就说明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你真以为,我能一次又一次的将军,这只是我运气好?”

    众人也被南宫二小姐的话给惊到了。

    她不说倒也还好,很多人还真觉得她就是运气不错。她一说,大家再深入一想。

    我去,有点可怕啊?

    所以南宫二小姐打从开局开始就在引轩辕楠入局?这才会有了之后那看似是运气的将军?

    “只是一局罢了,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轩辕楠硬着头皮道。

    南宫璃倒也不反驳,而是点着头迎合道:“不错,我见轩辕公子的棋艺的确不错,光是这么比,我觉得很难凸显轩辕公子的大才。不如这样,第二局我们下局盲棋吧?”

    盲棋,顾名思义,就是不看棋盘,将棋盘放在心里,拼棋艺也拼记忆,难度上有明显的提升。

    轩辕楠挑了下眉,区区一个新人,竟然扬言要和自己下盲棋?这不等于白送他一局,就算为了撑场面,也不能这么大方地送自己一局吧?

    轩辕楠想得很简单,自己从小接触斗棋,下盲棋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太大的难度。可南宫璃就不一样了,她之前都没接触过斗棋,对棋盘的了解必然比不上自己。单记忆力,他也没道理会输给她,这样结局就很明显了。

    轩辕楠想了想,下盲棋对他来说无疑是有利的,他没有道理不答应。

    于是,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两人请来了两名摆棋的,分别背对棋桌,开始下起了盲棋。

    “兵上一。”

    “兵上一”

    ……

    “炮右一。”

    南宫璃唇角微勾,“弓箭手斜跳,收炮。”

    什么?

    轩辕楠怔了怔?她的弓箭手能斜跳手炮?他的心一下子就乱了,结果不言而喻,南宫璃继续拿下了第二局。

    “这特么的是奇才啊!”

    “不,是妖孽,根本不是人吧?”

    “话说,那个什么南宫家不是一个弱爆了的小家族么?以后谁再这么告诉我,我会觉得他是在挑战我的智商!”

    边上有人不禁轻笑道:“兄弟,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那种东西?”

    第三轮第一局就这样被南宫璃拿了下来,三轮连胜,结果很明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