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赢了?

    杀人了?

    众人你瞧瞧我,我瞧瞧你,没人起哄,大家都显得安安静静的。

    杀了古家的人,一口气还是四个,看样子还是实力不错的古家家兵,这是要和古家对敌到底啊?

    这…有点刺激。

    众人下意识地瞄向轩辕楠,不得不说,这个人的确是个沉得住气的。

    武斗失败,还被戳破了手下人的身份,古家送来帮忙的四人又都死了,他还是一脸平静的模样,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南宫柔也在看轩辕楠,她一早就知道这是个很会演戏的人,他看着越是平静,内心其实就越不平静。

    没有想到,古家派来的人居然会输。

    南宫柔眯起眼重新打量着擂台上的人,总觉得她根本就不是那个贱人,应该说不可能是!

    在看到对方的实力后,她暂时不敢再叫嚣了,现在的情况是轩辕老头拿下了药斗和武斗,不过一切还有余地,还有两轮,如果接下来的两轮他们这边都能拿到第一,事情就还有转机!

    南宫柔所想,也是轩辕楠所想。

    计斗和势力这两项,他还是极有信心的。

    稳住,事情还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南宫璃觉得轩辕楠的心里素质还真不是一般的强大,尤其在自我安慰方面。

    古家四人皆亡,这事对他似乎什么影响都没?他竟然还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进行下一轮比试。

    下一轮,计斗?

    说实话,这是南宫璃最没把握的一轮,不是觉得自己计不如人,而是不太明白要怎么比。

    为此,轩辕家主给她做起了介绍。

    “计斗比的是计谋,同时也看重一个人的判断能力和细心程度。计斗一般两两对战,用的是斗棋。”

    斗棋?

    南宫璃眨了眨眼,“难道所谓的计斗就是下棋?”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就真没什么好怕的了!

    她小时候不爱说话,迷恋下棋过。那些年纪小的都好动,没谁静得下心来,所以她很早开始就和一些叔叔伯伯下棋。

    有一段时间,她几乎每天都在下棋,各式各样的棋,其中她比较擅长的是军旗和将棋。虽然不知道这个斗棋要怎么下,但是只要学了基本规则,接下来的棋路应该是能沿用的。

    和南宫璃想得差不多,斗棋和军棋的规矩差不多,棋也没有军棋那么多,长得像是将棋,下法接近军棋。

    南宫璃只花了五分钟左右就学好了。

    轩辕家主有些担忧地看向她道:“能走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等下你别太有压力了,轩辕楠这小子从小就下斗棋,你要是比不过他,再正常不过了。”

    南宫璃微微颔首,“我尽力就是了。”

    南宫璃走向为比试准备的棋桌,轩辕家主不安地看向紫宸道:“接下来的两场如果都输了,比成平手,会怎么样?”

    紫宸垂眸道:“如果平手,那老头你就赢了。”

    “为什么?”

    “老头,这里是哪里?轩辕府?轩辕家能成为东皇第一家族的最根本原因是什么?是因为不管轩辕府内闹得多厉害,大家都还是轩辕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