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情况?

    本该被完虐的南宫二小姐竟安然无恙地站在擂台之上,早前张牙舞爪的土蜥蜴,被一白色小猫一尾巴给拍了出去。

    左右两边分别多了两只猫?一只也是白的,看着有点小,另外一只则是黑的。

    至于背后,众人的视线不由得往上抬去,入眼的是一只黑漆漆的大鸟,看着很威武的样子。

    于是,现在是什么情况?

    原本四打一的局面,变成了五打一,再然后变成了现在的五打五?

    现场沸腾了。

    “我的天,谁快来打我一拳,我这真的不是在做梦?这是什么情况?这真的存在?南宫二小姐她、她还是召唤师?而且绝壁不是初级的,再怎么样都是中级的?”

    初级召唤师能有一头召唤兽,中级召唤师能有两头,这是常识吧?可这位南宫二小姐,她一个人就有四头?

    “这下有得看了。”有人笑道。

    擂台边的南宫柔已经被刺激得不轻了,这个贱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药理强不说,还是修魔师,虽然只是个木元素修魔师,现在居然还是一名召唤师?

    带着一种略酸的口气,南宫柔冷笑道:“别以为凑了个五对五就真的是五对五了,瞧那样子也不像是厉害的。”

    南宫柔口中的“那样子”指的自然是四头兽,她这话倒也不算瞎说,不少人有同样的担心。

    擂台上,古家四人先是一惊,随后看清被召唤出来的四头兽后,他们相视一笑。

    三只猫,一头鸟,这是在强撑场面吧?

    想笑,可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小六对战土蜥蜴,身法灵巧,绕得对方晕头转向后,再赏几尾巴,即便是有土罩护体又如何?一条尾巴打破,两条尾巴打翻,三条尾巴打飞……

    小墨对战古家中级火元素修魔师,一个潜行消失了踪迹,用绝对的速度优势扰乱对方,弄得对方心神不宁,无从下手,更别说施展术法了。

    很强?或许,但施展不出来的术法有什么用?

    身后的影末就更不用说了,天穹大陆内的人对它根本产生不了什么实际性伤害,古家的那名中级雷元素修魔师一心想要电麻他,结果屡屡失败不说,自己还被扇下了擂台。

    小七是四兽里最弱的,不过它好强,自然不甘落后,南宫璃一边暗中相助,反压古家另一名中级火元素修魔师简直易如反掌。

    众人的心情可谓是大起大落啊,觉得南宫二小姐要输的。这怎么看着看着,稳得很?那一只只小东西看着柔柔弱弱的,怎么打起架来,一个个比老虎还凶?

    超凶的!简直和南宫二小姐给人的感觉一样,看着柔弱,实则…一言难尽。

    南宫璃看着时机差不多了,心里给影末传了个话,而自己这边也同时动起手来,发起了水系奥义术法。

    数不胜数的水蛟将台上的三名古家家兵缠绕再缠绕,活活地将人给憋死了。掉下擂台的也没好到哪里去,众人连他是怎么死的都没看见,就见他倒在地上抽搐了起来,脖子处缓缓有鲜血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