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名轩辕家的迟疑了一会儿,只是一小会儿,就毅然地下了擂台

    其实,一开始他就觉得奇怪,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换四个完全不认识的人来?本来以为是轩辕楠暗中培养的人,当时还没想到古家那一层。

    可这会儿对方自己都承认了,这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再结合之前三长老和四长老交战时,两边都混入了不认识的人,只要不是太没脑子的,稍稍推一推,就该心知肚明了。

    老家主是绝无可能和古家联手的,之前没能帮上霍家,只怕心里已经懊悔得要死了。想和古家联手的想法,一直都是轩辕楠在提。

    他为什么要这么说?

    说是趋势?说是为了接受新的变化?

    现在看来,这不过是表面上的话罢了,真正的意图应该是夺走家主权吧?

    这么一想,还挺寒心的。

    轩辕楠手下也有不少忠心于他的兄弟,大家从没有因为他的身份而看轻他,反而被他努力的身影所吸引。

    大家同甘共苦,以为能迎来属于他们的日子,能一起将轩辕家带向新的高处。却没想到,走向高处这件事轩辕楠的确在谋划,但是这件事里面,并没有他们。

    就如这场比试,五人团队战,除了他一人外,其他四人全都是古家的。

    到头来,他们并不是在一起奋斗,他们对于他来说,顶多只能算一颗棋子,而且还是不被看好的棋子。

    那名轩辕家的走下台后,并没有回到轩辕楠的身后,而是默默地埋入了人群,不知所踪。

    轩辕楠脸色又是一沉,心道:这次的家主权,他势在必得,成败就看此一举了!

    五对一变成了四对一,一人的而离开对于古家四人来说没有任何影响。

    就见最先出手的那名壮汉舔了舔干涩的唇道:“走了好,还怕他碍手碍脚的,轩辕家的一个个都这么不禁打,出个手老子还得顾虑着,烦!”

    壮汉刚说完,剩下的三人就冲了出去,争先恐后的,跟抢功劳似的,生怕离少的首级被其他人给取了。

    “我去!你们怎么这样?你们这样,那就别怪我了!”

    壮汉说罢,一团黄褐色的光团从他的体内飞了出来,一头面相丑陋,体型庞大的土蜥蜴趴在地上摇头摆尾着。

    壮汉居然还是名召唤师?

    众人一愣,心下感觉不妙。

    土蜥蜴一出现,立即锁定了南宫璃,别看它身子笨重,行动起来意外地很是迅猛。壮汉都还没开口,就见它全身上下凝结出一层土罩护体,直接对准南宫璃就冲了过去。

    此时,南宫璃左右两边和身后都有敌人,正面不仅有土蜥蜴还有另外一名古家家兵,她可以说是被围了水泄不通。

    完了完了。

    很多人想看又不敢看,有的闭上了眼,有的用手遮住了眼。

    大家都觉得,南宫二小姐这次是真的要完蛋了。

    然而——

    只见两团黑光和两团白光,由四个方向同时蹦出,大风骤起,一时糊住了众人的眼,待大家睁眼后,发现原本攻临城下的人已全被弹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