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感觉某个人的注意点偏了,不过众人的的确确是才意识到这个恐怖的事实。

    药斗就算了,武斗也这么硬来?这样真的没有关系么?

    看着细皮嫩肉的南宫二小姐,看着她那挺拔又不失曼妙的身姿,众人的心情变得复杂了起来。

    一方面,心里很希望这位惊人的南宫二小姐能一挑五,给之前的兄弟们找回场子。可另一方面,他们又很清楚地意识到自己这是在做梦,这根本不可能。

    “南宫二小姐,我们知道你是个有骨气的,但是活着才是根本,对方既然不要脸地打算五打一,这一场不比也罢,弃权不丢脸。”

    随着谁的一句高喊,越来越多的人跟风了起来。

    “不错,弃权不丢脸!”

    “对,要我说,这一场还没比,对方就输了,五打一?呵呵,这种事是有脸的人干得出来的么?”

    几乎所有围观的都在怂恿南宫璃弃权,这一刻,轩辕府上下不知不觉地团结了起来。

    南宫璃一个御木行向后飞开,瞬间拉开了和对方五人间的距离。

    “谢谢大家对我的关心,不过我这个人有个坏习惯,看不爽的人和事,我就要插一脚。

    古家想要对付我,就请光明正大的来,借着人家的局面,情愿给人家打白工也要致我于死地,这样就有点难看了啊。”

    南宫璃话一出,全场寂静了几秒,有些人是想到了什么,有些人是纯粹地在发呆。

    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南宫璃是料准了古家的家兵没脑子的多过于有脑子的,果不其然,她这么一说,之前动手的那名壮汉就跳了起来。

    “呵,你果然是离少,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对付你,何须古家上头操心?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南宫璃唇角微一勾,轩辕楠的脸色已经黑了一大片了。

    围观的人一个接一个恍然。

    “轩辕楠联合了古家的人?”

    “难怪啊,难怪自家人和自家人切磋下手还那么重,我说怎么打得那么狠。”

    比试并没有规定不可以找外援之类的,所以即便是证实了擂台上的人是古家派来的,对轩辕楠在比试上依旧没有什么影响。

    但是有一点,这里毕竟是轩辕府,轩辕家作为在东皇内排名第一的大家族,最基本的家族感还是有的。

    古家的人在他们的眼里是外人,轩辕楠靠古家的人为自己争夺家主,这件事就算大家嘴上不说什么,心里也不可能半点想法都没。

    这会儿,轩辕楠除了在心里仇视南宫璃,再暗暗咒骂古家的人蠢外,其他的他也无能为力,只能自我安慰,让他们闹吧,反正最后家主权落在自己手上就行了。

    “是不是我的忌日我不知道,但一定是你们的。”

    南宫璃说罢,转向唯一不是古家的那人道:“你是轩辕家的人,如果你还有家族荣辱感,你现在就下台。你心里应该明白,有你没你,并不会改变结局。而结局是,这些人,我必诛之。”

    一句“我必诛之”,不知道震撼了多少人。

    南宫柔冷眼相看,这贱人也就只能现在再嘴硬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