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名壮汉在擂台上持续叫嚣,下面的人谁也没出声,而参加竞选的人,谁都没敢轻举妄动。

    说血性,那都是有的,可不见得理智就丢了。

    本来就没打算竞选家主,对方出手那么重,何必把自己的人送上去给人家打残?哦,不是,求着人家打残?

    轩辕家主唉叹了口气道:“有了四长老这边的前车之鉴,我看我们还是算了吧?”

    他这话是说给南宫璃听的。

    南宫璃并不认同,“下一场我去。”

    紫宸回头给了她一眼,那眼神像是在看疯子。

    “这种时候可不是你瞎冲动的时候。”

    “人总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

    紫宸面露疑色。

    却见南宫璃笑笑,“我说得是他们。”

    “……”

    这女人,是不是太嚣张了?

    在轩辕家主和紫宸的注目下,南宫璃一个御木行,飞身而起,落在了擂台之上。

    上去了!上去了!

    众人瞪大着眼,心中无不在呐喊。

    南宫柔的眼底也掠过一丝讶异,她没想到有了刚才那一场比试,那贱人竟然还敢上去?呵,脑袋坏了不成?看来,是天助她也,老天都在帮她,这贱人今天必死无疑!

    擂台之上,那名壮汉见上来的是一娇滴滴的姑娘,冷笑道:“这是干什么?玩色诱?丫头长得的确美,只不过在这里就色诱不太好吧?想和老子亲热,咱们也得换个地方是不是?”

    南宫璃微微一笑,二话没说,一条藤鞭拔地而出,冲着那壮汉劈头盖脸的打了过去。

    “啧,就这点本事,也急着上来送?告诉你,老子可不是那种会怜香惜玉的主!”

    那壮汉说罢,直接抬起右臂挡了回去,他是一名中级初阶土元素修魔师,是四人里最弱的一个。

    藤鞭被挡了下来,却没有被折断,而是向后弹回。

    南宫璃连躲都没躲,藤鞭落在了她的脚边,就像一开始就说好的一样,落得很自然。

    “你也没多大本事,连条藤鞭都打不断。”

    “丫头,嘴挺硬啊?”

    “我嘴硬不硬,这不是你该关心的,我觉得你该关心下,你的皮够不够厚,又够不够硬。”

    说罢,原本已经躺平在地的藤鞭又冲了过去,就在那名壮汉流露出不屑的表情时,“唰唰唰”的几声,同一时间十几条藤鞭拔地而起,一同冲着壮汉的脸打去。

    壮汉大吃一惊,本能想向后退,却发现双脚不知在什么时候被牢牢捆住,竟然退不了?

    突然来难,吃惊归吃惊,不过好歹是古家一线家兵,壮汉马上改变策略,将土元素之力迅速凝结于双拳之上,抡起拳头对准缠绕着自己的藤条打去。

    想象中的被打散没有出现,一拳头下去,土元素之力和木元素之力碰撞在了一起,然后土元素之力就消失不见了。

    南宫璃摇头笑道:“脑袋呢?木克土,这都不知道?就你那点土元素之力,也想打散我的藤条?”

    南宫璃话音刚落,古家剩下的三人便集体行动了起来。

    “一起上,这人是离少,错不了。”

    一直沉默到现在的围观者终于忍耐不住了。

    “有没有搞错,打算五打一么?”

    “五个男的欺负一个女的?”

    “哎哟我去,我才反应过来,怎么这次老家主这边又只派了一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