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宸说的“当之无愧的第一”,仿若有一锤定音的效果。

    轩辕府上下,谁不知道二长老紫宸是个铁面无私的?尤其是在药理这块,他是绝不可能放宽要求的。

    再者,在药理方面,还真没见二长老夸过谁,而现在他表现出来的,对南宫二小姐的夸赞极为强烈。

    南宫柔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么一个结局?她不仅输了,而且还被完虐了?她这可不是在一比一公平竞争的条件下输的,而是在一对三的情况下输的,这样的输,让她无颜、让她难堪。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当一个人以为自己绝无可能输掉的东西,被自己的敌人轻易赢了去。那种感觉,就像是赌上的所有,在这一瞬间被消亡了一样。

    即便是不甘,也不甘的很无力。

    “怎么会这样?”

    南宫柔喃喃自语了句,内心依旧是不愿意去相信这个事实。

    二长老评定完就回到了轩辕老头身边,低声道:“照这情形看,这位南宫二小姐是铁了心要给老家主这边争光了?”

    轩辕家主笑笑,脸上觉得挺有光的,只是一想到,原本该是自家的媳妇,而现在却成了未知数,难免有种错失巨大宝藏的感觉。

    唉,这么厉害也不是自家人。

    竞选还在继续,给了四方差不多半盏茶的休息时间。

    南宫柔回到轩辕楠身边,她的脸色不怎么好,轩辕楠也一样。

    “怎么回事,你这个妹妹这么强?你之前知道么?”

    轩辕楠有种自己被坑了的感觉。

    “哼,她一定是使了什么手段。”南宫柔嘴硬道。

    手段?当他是瞎子,还是当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瞎子?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那根本就是实力。

    难怪,难怪南宫柔下毒的事没成,有这么个药理实力在她之上的人当守门人,哪能被她得逞?

    “算了,反正也没有指望你。”

    南宫柔撇撇嘴,心里不快,但失败就是失败,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你有准备?”

    “恩,古家为了除掉离少,愿意花大手笔,我刚好能趁着这波风把家主权给按下来。下一场比的是团队赛,我就不信了,某些人还能一人撑起一片天不成。”

    听到古家花大手笔,南宫柔感觉自己又找回了场子。

    古家的家兵有多强,那可是整个皇都和斗都都知道的。大手笔怎么也得派上一线家兵,这样的人一个对方怕是就要吃不消了,若是有几个,还不把那贱人按在地上往死里弄?

    “也不知道那贱人会不会参加团队比赛。”

    轩辕楠张开手中的纸扇,慢慢摇了起来,“我看机会很大,你没见他们根本没带什么人来么?不过这么漂亮的小脸蛋,啧啧,真是可惜了。”

    南宫柔眼底掠过一道阴毒。

    这么漂亮?呵,到时候连命都没了,漂亮有什么用?一切不存在的东西,都不可能对她造成威胁。

    休息时间结束,第二轮比试开始。原本的长桌已被撤离,围观群众被引到了边上的擂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