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精神力果然强大到可怕。”紫宸低声道。

    轩辕家主不太懂药理方面的事,不禁问道:“真的很强?”

    紫宸点头,“这样的人,估计放到药门里去比,都未必有多少人能赢过她。身为一个女子,能走到这一步,难以想象。”

    轩辕家主微微一愣,他从难以想象里听出了一些别的意味。

    强大的背后,那是多少辛苦汗水的累积?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能让她成为现在的她?

    早前,不是说自己多看不起南宫家,而是他觉得南宫家在耀辉,耀辉那种地方资源贫乏,限制了发展,就算在耀辉里再优秀,到了外面一比,那就什么都不是了。

    所以,他不想和南宫家扯上什么关系,觉得没什么将来可言,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然而现在,拯救他的,却是被定义为没有将来可言的人。

    这的确很讽刺,但他不难过,他从她的身上看到了无限的可能性,他看到的可能性不再只是她,也有自己。

    真正束缚住自己的,只有自己,而之前,他就一直在束缚自己,用陈旧的观念。

    回到比试现场,南宫柔有被周围的议论声给影响到,不过她坚信,自己带着两个不错的药师,三人联手,绝无可能比不上一人独自奋战的南宫璃。

    她不去看,不去想,一门心思地做自己的,当所有药草都被消耗完后,她吁了口气,抬头往南宫璃所在处一看,然后惊住了。

    对方竟然也好了?

    竟然把所有的药草都用完了?

    她一定是浪费了很多药草,一定是!

    又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四方纷纷停手。比赛的输赢判断很明确,只是按照种类来,种类相同才会看品质。

    审核的事交给了二长老,为表公平,他必须当众逐一评定。

    紫宸先从陶简这边开始。

    “大长老用完所有药草,总共制出十五种。”

    十五种,这个数不算多也不算少,姑且算是中等吧。

    “三长老这边十六种。”

    “轩辕公子这边…二十五种。”

    二十五种,这个数目有些可观,在十五种之后,每超出一种,都是一分实力。

    当二十五种的数量一出,不少人纷纷感叹,这场比试基本尘埃落定了。

    虽然敬佩南宫二小姐的精神控制力,但就这么远远一扫,并没看到她摆放出多少成品,很有可能失败了不少。

    紫宸暗吸了口气,缓缓走到南宫璃的身前,他的心跳渐渐变快,他知道,他在期待。这样的期待感,他只有在炼制新丹药的时候才会有,对一个人,这还是第一次。

    南宫璃将一颗颗迷你药丸慢慢排开,密密麻麻的药丸边上,放着四碗药膏,再边上则是一些凝结出的透明小点心。

    紫宸只是扫了眼那些迷你丹药就已经明白了比试的结果,不过还是很好奇地盯着那四个碗里的药膏看。

    “你这是成品?”

    南宫璃笑笑,“分的时候就是成品了,四种通过不同数量和前后顺序组合,能组合出具有不同功效的药膏,可以外敷,也可以内服,小到清火,大到活肠清毒,都有。”

    紫成倒抽一口气,皱眉道:“老家主这边,保守估计八十多种。”

    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