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璃点点头,笑盈盈道:“姐姐也要参加么?啊,这么说不对,姐姐要替轩辕公子参加么?”

    什么叫“也”?

    南宫柔眯起眼,想了想,豁然道:“莫非,妹妹也打算参加?帮老家主?”

    “是呢。”

    “你不能算是老家主这边的人吧?你一姑娘家,又没和轩辕少爷成婚,当初的婚事也被搁置了,你可算不上是人家的谁。”

    说什么被搁置了那是说得轻,南宫柔真正想表达的意思是,你就是人家不要的,怎么还来贴脸扯关系?别以为有本事来皇都就了不起了,想姐姐我在皇都里混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玩呢!

    面对南宫柔的质疑,南宫璃故作费解道:“这么说的话,姐姐你又为什么能帮轩辕公子呢?据我所知,你好像也不是他的谁吧?”

    “你!”

    南宫璃这一问,无疑是当众打南宫柔的脸。

    就像是在说,是,人家不要我,我也没和人在一起。那你呢?你早就和人家在一起了,可是到现在,人家还不要你!

    要比惨,谁更惨?

    “姐姐,我理解下来,谁愿意和哪一边联盟,那就能和哪边联盟。我想帮老家主,这是我个人的选择权,就如同姐姐你,即使没在轩辕公子这边拿到名分,依然甘愿为他付出。这么说来,姐姐你还真是伟大。”

    “啪啪啪!”

    众人仿佛又听到了打脸的声音。

    南宫柔心里气得不轻,对于一个女子来说,陪着一个男人,却什么都没得到。说得好听那叫痴情,可惜这个世界很残酷,大多数人对此还有另一种说法,叫做犯贱,不自重!

    轩辕楠忙出来打圆场道:“两姐妹太久时间不见,怕是私下有很多话想说,要我说人都在这里了,还怕待会儿没时间叙旧么?我们还是先把竞选家主的事敲定了,再说别的吧?”

    南宫柔冷哼一声,别开脸没有再去看南宫璃了。

    她在心里暗道:对,等家主敲定,看是谁跪着求谁!

    竞选正式开始,修炼场上多了四张长桌,第一轮比的是药斗。

    由于轩辕家除了二长老外,没有其他的炼药师存在,所以比试的内容更贴近药师之间的争斗。

    陶简、三长老和轩辕楠三方各派出了三人,和一般的药斗不太一样,这并非是一场一对一的比试,而是一场小型团体比试。

    三人为一组,通过给出的统一药草自由搭配组合开始制药,可以是汤药、膏药、药丸,种类不限,哪一边完成的数量多,哪一边胜出。如果遇到相同数量,就看谁制出来的质量高,谁就胜出。

    经历过药门正统药斗的南宫璃会怕这种比试?

    当老家主这边的人走到属于他们一方的长桌前时,全场骚动了。

    “什么情况?老家主这边就出一人?”

    众人依着顺序一一看去,人家都出了三个人,就老家主这边只上了一个人,就是那位南宫二小姐。

    南宫柔是轩辕楠这边出的三人当中的一人,见老家主只出了一人,还是那个没见过什么世面,不成器的野种,得意地勾起了唇角。

    这么看来,能在这里遇到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南宫璃,就让我看看你要如何出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