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飞逝,转眼间就到了第二天午后。

    轩辕府的修炼场上,几乎聚集了整个轩辕府的人,家兵家仆聚了一堆,谈的话题无不是接下来的家主竞选。

    “你说老家主为什么要同意呢?这么一分,大长老和三长老两边的人不就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么?”

    “可不是么?在府里待得久的,谁不知道?要是没有老家主,哪里会有现在的大长老和三长老两方势力?不得不说,轩辕楠这一手棋下得绝啊。”

    大多数的人都在为老家主抱不平,不过大家对于老家主大势已去这件事,似乎并没有任何异议。

    几个竞选方陆续抵达,南宫柔一身枚红色露肩长裙出席,作为绿中一点红,她得到了不少人的关注。

    “哟,那就是南宫府的大小姐吧?之前还不觉得,这会儿稍稍打量了下,是个美人啊,一点都不比皇都里的那些美人差。”

    “美是美,不过背后没势力,要不然的话,轩辕楠怎么没和她好?”

    就在大多数的人都在称赞南宫柔的美貌时,一道道惊呼声从左方传来。

    “我去,这谁?”

    “天啊,简直是天仙一样的存在啊?我看就连皇都第一美怜公主都不及她。”

    什么情况?

    见越来越多的人将视线从自己身上调离,南宫柔皱眉往人群涌动处看去——

    只见南宫璃身穿由她亲自缝制的,独一无二的月下白,踏着莲步,一双水眸中隐约含着笑意,几分羞涩,却不失形容,几分魅惑,却又显清纯。

    她没有浓妆艳抹,雅致的衣服随风微摆,淡雅的妆容,配上她的气场,尽显尊贵。

    几乎在场所有人的视线都被她吸引了过去,这一刻,大家忘记了一件事,这次的相聚是恭迎新一任的家主诞生。

    就连自制力向来强的轩辕楠都看傻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走上前询问轩辕老头道:“老家主,这位姑娘是?”

    轩辕家主笑不作答,南宫璃朝着轩辕楠点了下头,“轩辕公子,好久不见,你可好,我姐姐可好?”

    “你姐姐?你、你难道是?”

    这怎么可能?当初那个其貌不扬,压根就不像是南宫家二小姐的丑丫头和面前的这绝世大美女是同一人?

    南宫璃说罢,出于礼貌,向周围扫视了一圈,送上了淡淡的笑意,“轩辕府上的各位好,我是南宫府的二小姐,南宫璃。”

    南宫璃?!

    南宫柔忽觉心尖一抽。

    她早该想到了,为什么那个离少看着那么眼熟?为什么她会从本能上那么讨厌她?原来她是南宫璃,那个毁了她一生的南宫璃。

    “你怎么会在这里?”南宫柔怒道。

    “姐姐,你这话说得,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不管怎么说,我好歹之前和轩辕家也是有些渊源的,况且你可是我姐姐,我来看看你,难道不可以么?”

    谁是你姐姐?你个贱人!野种!

    南宫柔心里恶狠狠地道。

    不过碍于在人跟前,她只得表现出温柔贤淑的模样来,“妹妹来的可真不是时候,你那未婚夫如今病重,情况很不好。

    不过这会儿,估计老家主也没时间带你去看他,毕竟马上就要开始竞选新一任家主了。”

    言下之意,轩辕家变天了,你选这时候来,什么好处都捞不到的,死了这条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