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璃的意思是让轩辕家主接受这个提议,虽然轩辕家主有挺多地方不明白,但他相信南宫璃不会害自己,所以没有犹豫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他一答应,三长老也就答应了。

    不少人将视线投给了二长老,四长老多半是会答应的,就看二长老这边是怎么想的了。

    紫宸锁了下眉,有种想要弃权的想法,反正他对家主权从来没有想法,只想安安分分地研究自己的药理。

    没等紫宸做出反应,南宫璃先一步道:“既然还要药斗,我觉得二长老这边就算了吧?反正他们对家主的位置也没有想法,加上他们,这就少了公平性,毕竟不是谁的手下都能找个出来药斗的,不是么?”

    紫宸嘴角一抽,这女的黑得很啊,不是一点点的黑啊。

    明明自己是个高手,这会儿还说出那种自己是弱势群体的话,也就能骗骗不明真相的群众罢了。

    不过,这一次,他倒是同意南宫璃的说法。

    “我这边退出,你们比就是了。”

    轩辕楠本以为,在药斗这块,二长老的人会帮轩辕老头。没想到,二长老这边居然全体退出?

    他心下大喜,这样一来,药斗这一项,他稳赢。计斗,他自认不会输给谁。剩下一个武斗,他已经暗中和古家联系上了,古家那边会给他派高手来,不是一般的高手,而是一线的高手。

    借着这次机会,一来帮他造势,二来想办法除掉离少。

    说来,这次还得感谢下这离少,要不是她的插足,古家的人又怎么可能在支援他的问题上表现得这么大方?

    一行人再次确定好了竞选内容,便各忙各的去了。

    竞选定在明天,时间是午膳后开始。

    陶简和三长老是最后离开的,他们没有想法竞选家主,但是就轩辕楠定下的规矩来看,他们也没法子帮到轩辕家主。

    因为现在的他们,是三方势力,竞选的势力都是独立的,不能存在互帮的关系。一旦撇开大长老和三长老手下的人,二长老又弃权,轩辕家主手里的人,就等于是被架空了。

    “老家主啊,你这答应得有些快了啊?不管怎么说,我们都该坐下来好好商讨一下,明天午后就要比了,我这儿的人又不能帮你,你到时候拿什么和轩辕楠那混小子去比?”

    陶简一脸深思地看向南宫璃道:“离姑娘,你是不是早就有了什么主意?”

    南宫璃微微侧目,笑道:“我没什么主意,他们要比,我们就和他们比,就这么简单。”

    三长老无语,不禁翻了个白眼道:“离姑娘,你的确是厉害,可是你厉害是你的事,老家主手下可没你这么厉害的人啊。”

    “没有就安排一个呗。”

    安排一个?什么意思?

    南宫璃笑笑,“两位就不要担心了,养足精神明天看戏,赶紧回去吧。待久了,那轩辕楠要有想法了,还不知道会准备什么阴招。”

    陶简和三长老相视一眼,一脸不解地离开了。

    回到房间后,一直偷听的轩辕孤沉声道:“你们是打算让我去比?”

    南宫璃摇摇头,“你的身子还要调理,现在去伤到了就麻烦了。我去就可以了,我也该会会我那姐姐了,用南宫璃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