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道理,轩辕楠说得不错。

    一个强大的个人,未必能将一群人都变得和自己一样强大,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同点,正确的方法应该是因材施教。

    那么,这个“因材”就显得很重要了。

    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发现别人的优点,人往往都只爱看别人的缺点,然后拿人家的缺点和自己的优点比,从而找到优越感。

    “我觉得轩辕公子说得很有道理,不知道轩辕公子打算如何选出一名能够带着轩辕家走向高处的家主来?”

    轩辕楠没想到离少居然没有反驳自己,反而还迎合自己?

    来不及多想,他顺势道:“我承认前家主为轩辕家的确付出了很多,所有我有个想法,我们可以让他成为新家主军师一样的存在。

    之所以会有这个想法,有两点原因。

    第一,改朝换代是必然需要经历的,前家主的年纪摆在那儿,无非就是早退和晚退的事。第二,大家应该也发现了,随着某些家族的崛起,皇都和斗都都在发生变化,人总是要变化的,我们该做的不是墨守陈规,而是对应当下做出相应的变化。

    这一点,年轻人看得比老一辈更远、更有想法,所以这次我建议让年轻人竞选,主要的竞选对象就在我、前家主和四位长老手下的人之中产生。”

    南宫璃挑了挑眉道:“轩辕公子说得不错,只是有一点,我不太明白。

    既然是轩辕家的家主,难道不姓轩辕也没事?还是说,轩辕公子因为自己和轩辕家没有血缘关系,所以认为,轩辕家的家主也不用是轩辕家的子嗣?”

    南宫璃的这个疑问,也是在场众人的疑问。

    轩辕楠一早就备好了答案,从容道:“这是一场改变,出生不能决定一个人的发展,这样不公平。

    轩辕家向来讲究公平,在资源分享上也从来都是各凭本事的,我认为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谁能带领轩辕家变得更好。

    当然,轩辕家就是轩辕家,这一点不会改变,所以当上家主的人将被赐姓轩辕。”

    南宫璃心中冷笑道:说得这么好听,其实还不是为了自己能掌权?

    “说得好,那具体的竞选方式是?”南宫璃已经开始暗暗打起了算盘。

    “既然是竞选,那总少不了比试的。不过比试这块,也不能太过单一,文斗和武斗都需要有,再出几个难题,看看竞选者的处事能力。再来,就是比一比手下势力的整体实力,毕竟想在皇都站稳脚,该有的势力还是得有的。”

    轩辕楠说罢,顿了顿,续道:“文斗分两部分,药斗和计斗,药斗就看谁的药理强,计斗则看谁的计谋高。

    参加比试的可以是竞选者本人,也可以是竞选者手下的人。至于武斗就不用解释了,就是过过招。”

    好一个手下人,看样子,这事不是今天才决定的,是早就有预谋的。

    “不错。”

    南宫璃看向轩辕家主道:“的确是个好建议,是该让年轻人展现下能力,我看不如就按轩辕公子说得来,尽快选出新一任家主,我也好早点谈谈联手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