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反转,是南宫柔压根没想到的。

    难怪那女的那么淡定,原来这根本就是一个局,不是自己陷害她,而是她设给自己的一个局!也就是说,打从一开始轩辕老头就对她起了疑心。

    想明白后,南宫柔便开始转换方向,一个劲地否认自己下毒这事。

    “就算不是离少所为,那也没有证据能说明是我做的。我没做过的事,我为什么要承认?我不服,三长老你凭什么抓我?”

    南宫柔说得也没错,凡事都是要将证据的。现在她明这件事就是她干的。

    不过,三长老也不是个好忽悠的。能把下毒的事说得那么有板有眼,要说一点都不知情,那是不可能的。

    他眉头一皱,怒道:“的确是没有证据表明就是你干的,但你嫌疑现在最大,有权将你收押。”

    南宫柔心头一跳。

    收押的学问可大了,屈打成招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自己要是到了三长老手里,和到了轩辕老头手里有什么两样?

    自己刚才又这么针对离少,轩辕老头和她是一伙儿的,自己落到他的手上,还能有什么好事?

    焦急之际,轩辕楠带着人出现了。

    “我听说南宫小姐犯了事,不管怎么说,她都算是我这边的人,我想请三长老卖个面子给我,让我将人带回去审问,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

    轩辕府上的确是有个不成文的规矩,纵使家主权力再大,谁的手下犯了事,就该由谁去处理。南宫柔是跟着轩辕楠来的,这在轩辕府里不是什么秘密,两人虽然没有明确的上下级关系,但是真要算起来的话,轩辕楠的确是有权处理她。

    三长老默默地看向轩辕家主,而轩辕家主有意无意地将视线往南宫璃身上扫。

    南宫璃朝轩辕家主眨了下眼,示意这事还用不着抓着不放。

    轩辕楠有心要保南宫柔,就算现在人被三长老强行带走关押,之后他还是会找各种方法和说辞再把人带走的。

    这没有必要,他们没有必要和轩辕楠和南宫柔耗,他们有什么招使出来就是了,无非就是见招拆招罢了。

    三长老一看轩辕家主的眼神就明白了他的心思,于是也没说什么,眼睁睁地看着南宫柔被轩辕楠的人带走了。

    就在众人都觉得,这件事告一段落时,轩辕楠突然提出了一个建议。

    “如今轩辕家的家主权尚未落定,这等于变相地引起了轩辕家内部的争执。为了防止这样的情况继续下去,我觉得我们应该重新选家主。”

    重新选家主?

    几位长老神色微凝,没想到轩辕楠会说得那么直接。

    所以家主权的争夺,终于从暗处放到了明面上了么?

    南宫璃笑笑,“听上去挺有意思的,不知道轩辕公子有什么好的主意?”

    “公平竞争,谁的实力强,谁就当轩辕家的家主。单人强并没有用,我们需要的家主应该是能率领整个家族变强的,需要各个方面的能力都是出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