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璃无视周围递来的别样目光,淡笑道:“我是女子和我骗人有什么关系?你们大可以去斗都问问,那边的人谁不知道离少是个女子?只是,这件事没有被大肆宣扬罢了,这还成了我的错了?

    还有,我之所以来轩辕府,的确是有私心的。因为我希望轩辕家能和霍家重新联手,就凭这个目的,我怎么也不可能对前家主人下毒手。在场的,应该有不少人知道一件事,霍家主和前家主的感情一直都很好。

    还有,霍家是什么样的人家,我想在场的也有人是了解的。就为了当初轩辕家没及时帮他们一把,他们就要找人来毒害前家主?霍家主还没有到这种地步吧?”

    众人不禁连连点头。

    这倒是,霍家是什么样的人家,他们还是很清楚的。霍家主是个明事理的,纵使觉得轩辕家对不起他们,也不至于把气全部撒在前家主头上。

    而且,霍家自和“离”字阵营联手后,最近有重新冒头的趋势,好得很呢,何必没事找事,来轩辕家毒害前家主?

    南宫璃说完,又道:“还有,南宫小姐口口声声说是我下的毒。我倒是想请问下,我是怎么下的毒?

    我既然想要毒死前家主,为何早不下,晚不下,偏偏现在才下?另外,我毒完人后为什么不走,等着让你们来抓我?”

    南宫柔有些乱了方寸,不过她很快就稳住了心神。

    “我前天亲眼看到你在这里的石桌上捣鼓药草,其中有八谷草!那东西和治伤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本来还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用那东西,直到今天前家主出事后,我才反应过来。

    你一定是在我送的汤里掺入了八谷草!那东西本身无害,可遇上我汤里的一味补药,就会慢慢生毒,这也就是为什么,前家主之前看起来丝毫没有异样,但现在突然暴毙的原因!”

    “啪啪啪。”

    南宫璃拍手道:“南宫小姐懂得还真多。二长老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前家主是被什么毒给毒害的,为何你张口就能说得头头是道?仿佛看见了我下毒的全过程一样?”

    “我只是推测,你别故意转移话题,你这是在逃避问题!”南宫柔理直气壮道。

    “我逃避问题?我为什么要逃避问题?”

    南宫柔能说的都说了,也就没打算继续和对方纠结谁下毒的问题。

    她看向四长老道:“现在事情已经很清楚了,就算我们不能马上找到这人下毒的证据,但她无疑是最大的嫌疑人,我们应该立刻把她抓起来关押才对!”

    南宫璃笑道:“的确,事情已经很清除了。南宫小姐就是下毒的人,的确应该把她抓起来。就算现在没有证据,也洗脱不了她的嫌疑。”

    “你、你在胡说什么?”

    “因为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就我和你的嫌疑最大,然而我不可能是那个下毒的人。因为,我是救人的那个。”

    南宫璃话音一落,轩辕家主便从房里走了出来,“不错,离少救了我,所以她不是下毒的那个人。”

    现在是什么情况?

    见到安然无恙的前家主站在那儿,聪明的人已经洞察了一切。

    三长老当机立断,“来人,把南宫小姐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