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家主是被毒害的?

    除了二长老外,陶简、三长老和四长老相继一顿,随后分别有了不同的反应。

    陶简没有出声,而是悄悄瞥了离少一眼。三长老直接向二长老发起了提问,而四长老则是向南宫柔发起了提问。

    有了四长老这块砖,南宫柔立即接口道:“这些天我都来见过前家主,前家主身子硬朗着,若非有人从中作梗,又怎么可能说走就走?”

    关于这点,四长老也觉得奇怪。毕竟就昨天,他还见前家主好好的,结果才过了一晚人就没了,确实疑点很多。

    南宫柔这边话音刚落,二长老紫宸也给出了答案,“前家主的确走得突然,是毒发而亡。不过就现有的证据来看,暂时还无法判断是被毒害,还是自己不小心误食了什么。”

    “前家主是被毒害的!”

    南宫柔激动地上前,指着一直待在二长老身后,一言不发的离少道:“是他!一定是他,他来我们轩辕家根本没安好心。他是替霍家来报仇的!”

    被南宫柔这么一叫,所有人的视线都汇集在了南宫璃身上。

    不得不说,离少的嫌疑是很重,他一直都和前家主在一起,若是误食什么,没道理前家主出了事,他却什么事都没有。

    再者,前家主也不会随便让他人接近,这么看来,嫌疑最大的还真就是离少了。

    南宫柔原以为,她放出这话后,几位长老会质问那女的,又或者那女的记得大叫没有。然而,这两件事居然都没有发生?

    几位长老心里虽对离少有质疑,但离少的本事,他们是见过的。有着这样的身手,想要谁死还需要下毒么?这未免有些大费周章了吧?

    而南宫璃之所以淡定,原因就更简单了。

    现在南宫柔越是咬定是她害死了轩辕家主,待会她被“啪啪啪”打脸的时候就越是精彩,她又何必多费口舌呢?

    不过,什么都不说的话,这也不太好。

    南宫璃想了想,上前几步道:“这位南宫姑娘,你凭什么说是我下的毒?你可有看见?再说了,这些天的吃食都是你送来的,你的嫌疑也不小。”

    “我送来的吃食要是有问题,你还能好好站在这里?我真是没想到,你借着给轩辕少爷治病的名义赖在府里不走,为的就是找机会对前家主下毒手!”

    “笑话,都是前家主了,我有必要对他下毒手么?”

    南宫柔冷笑道:“你说得才是大笑话,你没必要,我更没必要了!而且,你从一开始就在骗人,你分明是个女子,偏偏要装成男子,你的目的难道不是为了接近前长老和轩辕少爷?”

    女子?

    等等,说谁是女子?这位离少?

    在场的,除了二长老纹丝未动外,其他人都惊恐地看向南宫璃。

    南宫柔以为,大家那惊恐的眼神是终于知道了面前的人是带着假面的人。殊不知,大家在想的却是——

    我去,还有没有天理了?一个女的都那么强?这叫他们这些男人面子往哪里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