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的人?

    这一问,还真把轩辕家主和紫宸给问住了。

    他们心里大约是有答案的,但是又总觉得说不上来答案。

    “这事谁能得利?谁得利,八成就是谁的人。”紫宸道。

    轩辕家主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应该是轩辕楠的人。”

    南宫璃笑笑,“我对轩辕楠的了解不多,不知道你们了解多少?我想轩辕家主应该还是知道些的吧?

    那你觉得,轩辕楠靠自己偷偷培养势力,有可能一下子找来五个高手,然后大手笔地就扔去三长老和四长老的人手堆里么?”

    这、这还真不太好说。

    就表面上来说,这件事是不太可能存在的。就算轩辕楠是个两面人,但他手上的资源有限是真的,能调动的钱财也有限,断不可能说培养五个高手就培养五个高手出来。

    退一步说,即便是真的培养出了五个高手,那对他来说,这五个高手可是他的地基啊!试问,都还没有站稳脚,谁会自发把自己的地基给毁了?

    这个道理,并不难懂。

    除非……

    紫宸和轩辕家主同时反应了过来。

    “你的意思是,这些人可能还和古家有关系?”

    “很有可能,放眼整个东皇,我看也就古家这么大手笔惯了,反正他们能够不断地制造忠心于他们的家兵,随随便便弄个五人来,不是什么难事。”

    紫宸微微颔首,“的确,如果是古家的话,那就说得通了。不过,我不太理解,是古家的和帮我有什么关系?”

    “你不是一直很好奇古家的秘密么?你要做研究,难道不需要样本?看好这些人,对你没坏处吧?”

    轩辕家主:……

    紫宸:……

    这一刻,他们在感叹某女物尽其用时,不由得为那五人隐隐担忧了起来,他们接下来的遭遇可能距离生不如死不远了。

    南宫璃说着,还很大气地拍了拍紫宸的肩膀道:“人好好看,真是为你好。你放心,我也不会只让你一个人在这儿辛苦,回头等我帮轩辕家主处理好他假死的事,我也来一同和你研究。”

    可怜轩辕家主和紫宸还来不及回神,一声“假死”又把两人给说懵了。

    “假死?”轩辕家主疑道。

    “恩,药我准备得差不多了,服下去后,不仅能让你休克,还能让你变得像是被毒死一样。到时候,还请二长老帮忙一起演出戏,我看是时候收竿了。”

    当晚,轩辕家的住处灯火通明了一大晚,有不少人进进出出。

    第二天一大早,由二长老紫宸亲口下定论,前轩辕家主突然暴毙而亡,应该是中了某种剧毒。

    消息一出,整个轩辕府都震惊了。

    陶简代表大长老一早来探,三长老和四长老相继抵达。虽说是前任家主,可好歹也是为轩辕家操心了大半辈子的老家主了,来探是基本道理。

    据说二长老彻夜未归,抢救无效,前轩辕家主是大早上去世的。

    四位长老齐聚一堂,开始商量起了前家主的后事。这个时候,南宫柔闯了进来。她一进来就是泪流满面地喊着前家主死得冤枉,她知道是谁下的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