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不明的五人被关押了起来,为了公平,那五人统一被收押在二长老那儿。

    谁都知道,二长老是出了名的不问权势,人在他那边,就不用担心他为了利益,扭曲事实,强行坑害谁了。

    安排是南宫璃下的,三长老和四长老没有异议。二长老本不想趟浑水,无奈被威逼利诱下,他也只得就范了。

    这下,三长老和四长老对某人的佩服更上一层楼了。连二长老那种怪胎也能搞定,可见得多厉害才能办到?

    没过多久,三长老和四长老两边斗殴,死伤不少,最后冰释前嫌,各退一步的事就在轩辕府里传开了。

    同时传开的,还有离少的威名。据说此人很厉害,三长老和四长老间之所以能老实下来,都是他的功劳。

    轩辕楠的住处——

    “我早说这女的不能留,就是个祸害,你之前还没把我的话放在心上,这下你不得不承认了吧?”南宫柔眯着眼道。

    “我什么时候不承认了?只是没想到她那么多事。本来三长老和四长老这一架打下去,两边都会元气大伤,就三长老和轩辕老头的交情,两边一天不合,四长老就一天不可能会站在轩辕老头那边。

    这还是只是一方面,四长老会选择站在我这边,并不是看得起我,全然是要和三长老做对罢了,终究不能看作是自己的势力。

    我刚好能借此机会削下他的实力和士气,这样一来,他短时间内不可能再跳板,也没精力和我折腾,而我尽快把自己的势力培养起来,以后就不用担心受迫了。”

    南宫柔轻笑道:“你的算盘打得不错,可惜你没把那女的算进去,她在一天,变数就在一天。”

    “你那边的事办得如何了?”

    “快了,这两天里就能有反应了。”

    谈到这里,南宫柔露出了自信的笑容,“三长老和四长老那边出了意外就随他们去吧,到时候轩辕老头暴毙,那女的百口莫辩,轩辕孤又半死不活的,哪里还有人能站出来和你争家主权?”

    是这么回事,还好有后招,不然的话,争家主权的事就不好说了。

    ——

    为了关押身份不明的五人,紫宸特地空出了一间房,将那五人给关押在了里头,还派专人在四周轮流守着,重视程度非同一般。

    为了减少意外发生,空出来关人的房间就在紫宸的专属炼丹房边上。

    这会儿,炼丹房内,紫宸正在向南宫璃抱怨着。

    “你说关我这儿,我也答应了。你这条件还越来越多了,居然还打起让我给你看着这五人的念头了?”

    “打住。你不是为我看的,是为你们轩辕家看的。”

    紫宸一个吃瘪,继而看向轩辕老头,希望他能为自己说句公道话,这都是什么事?

    轩辕家主摸摸鼻子道:“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二长老了?”

    南宫璃摇头道:“不会,怎么会麻烦他?我们这是在帮他。”

    紫宸一听,简直要炸,正要暴走——

    “你们想想看,这五人是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