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宸很清除自己想炼的是什么,无论怎么配,都不会和红土草扯上什么关系。

    事实上,红土草这东西不常用,他这里之所以备着,是因为这东西能够吸收一些特别的毒。除此之外,根本就没有什么地方还能用到它。

    要不是看在那一连串好药草的份上,他这会儿早就大发雷霆赶人走了。

    装腔作势也不看看是在谁的面前?

    紫宸耐着性子让自己冷静下来,就当是浪费点时间好了,反正能拿到不错的药草,这么一想也算是值得的。

    那么,红土草真的是拿来炼药的么?

    是也不是。

    南宫璃之所以取来红土草,那是因为二长老炼制丹药失败的主要原因,是以他的能力还不能精准地提炼水离草。

    提炼多了,药性就变了,和里头的白芍起了冲突,产生了一些些不需要的毒素,正是因为那点毒素,才会导致炼制失败。

    二长老显然没有发现这一点,这个道理就像是药量的不同,会产生额外的药效一样。

    所以,这些炼制失败的遗留物还是可以挽救的,只要利用红土草重新进行炼制,一点一点的加入红土草,将残留在里头的毒素吸收掉后,丹药就能炼成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南宫璃还在断断续续地往上古青鼎里加着红土草。

    紫宸已经没多少性子再等下去了,正欲开口阻止,就见对方的脸上绽出了一抹笑意,她呼出一口气道:“好了,炼制好了。”

    语毕,便从上古青鼎里倒出了两颗水青色的半透明药丸。

    紫宸呆呆地看着那两颗药丸,脑袋一片空白,有种不知所措的迷茫感。

    到底发生了什么?残渣还能被重新炼制?还有,她是怎么炼成的?用红土草?药理上说不通啊!

    疯了,这下是真要疯了!

    “你到底做了什么?”

    紫宸冲上去,一把夺过对方手心里的两颗药丸子,闻了闻,又呆住了。

    真的给她炼成了!

    “你想炼的是生肤丹吧?所以才会用到水离草。”

    紫宸一个箭步上前,两手死死地按在她的双肩上,“快告诉我,你是怎么办到的?快说!”

    “在说这个前,赌约是不是我赢了?”

    紫宸不假思索道:“没问题,我可以站在轩辕老头这边。”

    “哦,你不会反悔吧?毕竟,你对古家的秘密不是很感兴趣么?”

    紫宸不以为然道:“的确感兴趣,但是秘密之所以是秘密,就没那么容易被人知道,所以这件事未必能成。而我现在,只想知道能成的事,比如生肤丹。”

    倒是个想得透彻的。

    “因为你的能力还不足以提炼好水离草,过多或过少,都会和其他药草起额外的反应,产生了一些毒素。接下来,就不用我再解释了吧?”

    “你居然利用红土草把那些东西重新炼了?”

    这是要何等厉害的精神控制力才能办得到?

    眼前的这个女子,不仅是一名中级炼药师,而且还是一名比自己来得更厉害的中级炼药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