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教我?”

    紫宸那张看着比实际年龄来得稚嫩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冷笑,他扫了眼南宫璃,讥笑道:“轩辕老头,你的本事真是越来越厉害了,找这么个人来我这里做什么?美人计?”

    美人计?

    两药师一脸费解,这好好的,怎么又和美人计扯上关系了?这里都是大男人,谁能使出美人计啊?虽然,这位高手的确长得很俊秀。

    两位药师听不懂很正常,南宫璃和轩辕家主听得懂就好。

    南宫璃不得不重新正视下跟前的这位二长老,能一眼就看出她是个女的,这等观察能力和反应能力可不是谁都能有的。

    难怪,只是捣腾药草也能稳稳地当轩辕府上的二长老,果然是个有本事的。

    “二长老看不起女的?我还以为你不会有这样的偏见,就如你也并没有多老一样,难道外头有人拿年龄来说你不够精通药理时,你也能忍,并觉得对方说得很对?”

    紫宸眉头微皱,“说话可是要负责任的,你说你教我炼?这可是我自己研制的,我都没炼成功,你怎么教我炼?你不诚在先,还指望我尊重你,这是什么道理?”

    南宫璃笑笑,“万变不离其宗,既然是炼丹失败,原因无非就那几种。二长老只需让我看下你炼制失败的遗留物,我自然就能教你炼成你想炼的丹药。”

    “好大的口气。”

    “看样子二长老不信?那不妨我们打个赌,我若是能炼制出二长老你想要炼制的丹药,你就倒戈,站在轩辕家主这边,如何?”

    紫宸一脸了然,果然是为了家主权的事上门来的。这一个个的,有这种时间,怎么就不去干些正事呢?

    见紫宸没有反应,南宫璃激将道:“怎么?二长老不敢?”

    “笑话,我有什么不敢的。不过凡事都该有来有回,你若是真能做到,我就答应你的要求。那你要是做不到呢?你总得表示些什么吧?”

    南宫璃想了想,报出了二长老的药田里没有的药草,“如果我做不到,我刚才说的那几种药草白送你,如何?”

    紫宸双眼一亮,对方刚才报出的那一串,有些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的!

    “好!赌!”

    紫宸命两药师帮忙将炼制失败后的东西,全装在一个小碗里,拿给了南宫璃。

    南宫璃先是闻了闻,随后用手摸了摸,第一步确认了总共用到了五种药草,其中有一种名为水离的药草很是特别,炼制丹药所需的是它草叶上在提炼过程中不断滴下的水滴。

    既然有水离草在,看样子炼的应该是中级丹药。因为没有中级炼药师的水平,根本没可能处理好水离草。

    将药性两两组合,再交叉组合,不同的药效和药理在南宫璃的脑海中翻腾再翻腾。终于,她确定下来了一个丹方。

    “请给我准备些红土草来。”

    要红土草做什么?

    紫宸心生疑虑,但还是很配合地让人取来了红土草。

    红土草到手,就见南宫璃将炼失败的药草往自己拿出的上古青鼎里一放,然后加入了一株红土草进去。

    这是在干嘛?乱来!

    紫宸抖了抖眉梢,隐隐有继续发火的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