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种?

    轩辕家主的脸色更黑了。

    想要刁难人就直说,何必用这种说辞来赶人?

    这么多药草种在一起,他们所在处,距离前面的药草田还是有一段距离的,难道要他们光凭气味来区分?

    要知道,不少药草长得可能和一般的杂草没什么两样,想要分辨出来,还得靠细看。甚至有些细看都没用,必须嗅上一嗅,咬上一小口才行。

    不让他们进去,还说什么报出十种药草就放他们进去,这还不是刁难?

    “我看算了吧?既然二长老不方便见客,不如我们改天再来?”

    轩辕家主打起了退堂鼓,南宫璃却拦住他道:“说来探讨的就是来探讨的,也不是谁都有看人的眼光,既然看不准,那的确是需要用实力来证明自己。”

    “你?”

    “相信我,我可以的。”

    南宫璃说罢,用力一吸,闭上眼睛,集中注意力,大脑开始飞速运转了起来。

    拦门的两药师脸上布满了不屑的笑容,装模作样谁不会?单靠这样闻就能闻出十种来?这无非就是在打肿脸充胖子罢了,故弄玄虚,拖延时间!

    “我说,我们可都是很忙的。你们若是……”

    “百灵草、双目根、紫芍、白芍…向阳花、霜叶草、龙须草。不错嘛,连龙须草都有,不过把它种在这里真的好么?向阳花对它是有影响的。”

    南宫璃说完睁开眼,就见边上的三人已经石化在了原地。

    说什么报出十种?人家直接报出了二十多种来,这脸打得。

    高手啊,是真的高手啊!

    就如轩辕家主之前说的,这些跟着二长老混的,各个也都是醉心药理。

    一开始,他们见跟前这位公子是由前轩辕家主带来的,心里很自然就将他们归成了一类。听到什么同道中人,简直觉得是对他们的侮辱。

    可现在不一样了!这还真是同道中人!

    两药师连忙变了脸色,顿时客气了很多,态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真是对不住,刚才都是我们的错,是我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请贵客随我们来,我们这就带你去见二长老。”

    轩辕家主摸摸鼻子,心里无味陈杂。

    他管了轩辕家那么多年,还从未被二长老这边的人当作贵客接待,平时也没给过他好脸色。

    再看看人家南宫璃,才第一次来,就被当成了座上宾。

    这人比人,是想气死他么?

    摇了摇头,轩辕家主也顾不得在那儿伤感了,还是谈正事要紧。不管怎么说,总算是能见到二长老的面了。

    南宫璃和轩辕家主在两药师的带领下,直接去了二长老的炼药房。

    他们去的时间不太巧,二长老刚炼坏了一炉丹药,正要发脾气,就撞上了他们。

    狠狠地瞪了眼手下的两药师,二长老紫宸怒道:“不是说了,没有家主召唤不见人么?为什么把他们带来了?我这里是乱七八糟的人都能来的?”

    乱七八糟?

    轩辕家主抽了抽嘴角,他都成了乱七八糟的人了!

    两药师打算解释,可紫宸似乎并没有打算让他们解释。

    南宫璃一直没开口,不是被对方的气势给吓到了,而是没想到这位二长老一点都不老,年龄和陶简差不多,大概再大了他一两岁的样子。

    “炼丹失败了?我可以教你。”南宫璃回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