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南宫璃是没打算插手轩辕家的事,可轩辕家主看中自己在药理上的能力,亲自向她发出邀请,希望她能够抽空陪同自己一起去找下二长老。

    了解下来,她才知道,原来这个二长老精通药理,是个炼药师,是那种不问权事,一心扑在药理上的人。

    炼药师偏文,文人一般都是有心气的。面对轩辕家主这类,以武起家的人,潜意识里是有些看不起的,总觉得他们只是凭着一腔蛮力罢了。

    “我还是觉得不明白。既然那二长老和你或轩辕楠都没有什么特别好的私交,那为什么他宁愿选择站在轩辕楠那边,也不站在你这边呢?”

    “那是因为,他倾向古家?”

    居然倾向古家?

    南宫璃皱眉道:“他知道古家在外经常为非作歹么?既然精通药理,难道不该有着一颗慈悲心么?为何还会倾向于古家?”

    “哎,我之前不是有提到,他是痴醉于药理么?他根本不管那些俗事,对他来说,能够帮助他提升的就是他该选的路。

    所以,我这才拜托你随我一起去,你在药理上一定能和他聊得来,我希望你能帮我劝下他,让他改变主意。”

    南宫璃沉默了会儿,仔细想了想,又道:“据我所知,古家并没有什么炼药师啊?”

    “二长老觉得古家的家兵之所以都那么强,其中肯定有什么原因。

    而能做到这点,八成是对那些家兵做了什么改造。谈到这个改造,多数都是通过药物来的,所以他坚信古家有着外人没有的炼制能力。”

    听到这里,南宫璃才算是真的弄清楚了。

    所以说,二长老之所以愿意站在轩辕楠这边,选择依附古家,就是想能有机会和古家接触,从而得到改造的秘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轩辕家主让自己陪同一起来,这件事还真是做对了,她的实力可是被药门姚门副门主姚青城看中的!

    二长老的院落比较偏僻,一路上轩辕家主东扯西扯,说了不少。这位二长老不仅自己醉心于药理,手下的人一个个也都是如此。

    平日里,除非家主召唤,不然的话,他们窝在自己的住处,从不出户。和别人的院落不同,他们的院落看着极为朴素,钱都花在了打理药草上面了。

    很快,南宫璃就看见不远处一大片药草随风摇摆,混合着各种药香的风,阵阵向着他们吹来,是需稍稍一吸,便能闻到一股子混合药香。

    轩辕家主走在南宫璃之前,两人正要进入院落,却被从两边药田里窜出来的两药师给制止住了。

    “没得家主召唤,二长老有言在先,不见任何人。”

    轩辕家主脸色微微一黑,自己这才落难几天?这会儿二长老这边的人就已经不认他了?他心里有气,可人家是按照规矩办事,他也不好说什么。

    正为难,就听南宫璃上前道:“同你们二长老说一声,都是同道中人,特来拜访,想同他一起探讨探讨药理。”

    两药师一听,立马就笑了。

    放眼整个轩辕府,谁有资格和他们二长老探讨药理?

    “想让我们传话也行,身后的这片药田看见了么?别说我们刁难你们,你们若能报出十种来,我们就放你们进去。不然,探讨药理就是个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