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性?上瘾?

    等等!

    轩辕家主和轩辕孤对视一眼,他们同时想到了一个问题。

    “她这么做,只是为了毒害我父亲?”

    南宫璃点点头,“就现在来看,的确是这样。因为这个汤是特地为轩辕家主做准备的,这些吃食随便怎么吃都不会出问题,只有喝过这个汤再吃,或者吃完再喝汤,这才会产生毒素。

    另外,如果我没有估计错的话,这种慢性毒一开始基本不会有什么异常的地方,随着毒素的累加再累加,如果她选择慢慢投毒的话,三天内,中毒者必会暴毙,就算想救,可能也来不及。”

    “为什么?”

    轩辕孤不能理解,“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如果想毒害父亲,明明在之前就可以,为何要到现在才做?”

    “应该是因为我。”

    南宫璃分析道:“之前和现在,就是差了一个我。一来我让轩辕家主重新振作起来了,二来大长老那里出了变数。或许是因为这样,所以对方忍不住了,想要动手。”

    轩辕家主表示认同,可还是有点解释不通。

    “为什么不干脆给你也下毒?”

    南宫璃笑笑,“这很好猜,就我和轩辕家主处得多,家主要是突然暴毙,这件事很难和我不扯上关系吧?

    届时,不仅可以拿我当挡箭牌除掉轩辕家主,还能以为家主报仇为由,对我发难,甚至是对霍家发难。这一计,可以说是一箭三雕啊。”

    轩辕孤一听,愤道:“简直就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轩辕家主嘴上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心里很不是滋味。

    对于轩辕楠,他自问问心无愧,外人都以为当初是他逼着轩辕楠去南城和南宫府联姻,就连自己儿子也误会自己。

    而事实的真相是,是轩辕楠主动请求去的。

    当时,他承认,他为此松了一口气,没有阻止。但,撇开这不说,他扪心自问在各个方面都没有亏待过轩辕楠。

    谁能想到,如今他对付自己,竟如此心狠手辣,不念旧情?

    “我们怎么做?将计就计?”轩辕家主问道。

    “可以,我手上有种药,能让人短时间内呈现病重状,只要我稍加改良,应该能用来给轩辕家主当伪装用。”

    轩辕家主对南宫璃在药理上的能力很有信心,立即就欣然答应了。

    这场不知是猫捉老鼠,还是老鼠捉猫的游戏,就这样拉开了帷幕。

    没过多久,南宫柔就来收食盘了。

    她为了验证轩辕家主是否有喝下汤药,问了他一些问题。而她问的这些问题,南宫璃都已经给轩辕家主说过了。

    于是,自认为轩辕家主喝完汤的南宫柔,喜滋滋地离开了。

    毒发没那么快,起反应至少是明天里的事。南宫璃迅速改良好了伪装用的丹药,将丹药给了轩辕家主后,同他一起去了唯一反对轩辕家主重掌轩辕家的二长老那里。

    “二长老为何不支持你,难道他和你不对盘?”

    “他?他就是个怪胎,没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也没见他和谁对盘。总之,你去了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