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柔本意是自己送进去的,如果可能的话,最好还能当面看着轩辕老头把汤给喝下去。不过如果太刻意的话,只怕会起反效果。

    既然轩辕老头说了,让她待会儿来取,那她就顺着他来好了,顶多来取的时候注意下,想验证对方喝没喝,这不是什么难事。

    南宫柔不着痕迹地收起眼底的小心思,乖巧地点点头道:“好的,我过会儿来取。

    对了,如果你们还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和我说。我虽然在这儿没什么地位,不过吃的用的还不至于克扣我。”

    轩辕家主摆出一副感恩的模样,有感而发道:“真没想到,在我们落魄的时候,你能伸手帮忙。我们暂时没什么缺的,有的话,不会和你客气的。”

    不就是拼演技么?老家伙难道还比不上你一个丫头片子?从来就没觉得你是个消停的,从当初不公开和轩辕楠在一起时,就已经看清你了!

    轩辕家主心里嘀咕完,转身进了房。

    等房门外的人走了,他这才把遇到南宫柔的事说了出来。

    南宫璃看了眼摆放在桌上的汤,在考虑这汤是不是另有玄机?

    轩辕孤一样也盯着桌上的汤,“她会这么好心?该不会这汤被下毒了吧?”

    说着,就拿出测毒用的银针,浸泡了一段时间后,拿出来一看,没有毒?

    难道真的是出于一片好心?

    轩辕家主皱眉道:“是不是故意让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在汤上,实际上是在食物里下毒?”

    轩辕孤觉得有可能,立马又把南宫柔拿来的食物折腾了一遍,结果依旧是没有毒。

    就在两人愁眉莫展时,南宫璃端起汤,喝了一小口。

    她的这个举动可把轩辕家主和轩辕孤给吓坏了,尤其是轩辕孤,激动地一把夺走她手里的汤,由于没端稳,还洒出来了不少。

    “你不要命了?她拿来的东西也敢喝?”

    南宫璃愣了下,慢条斯理道:“没事,就凭她根本没可能毒死我。再说了,这汤还是得有人尝下味道的。”

    “为什么?”轩辕孤一问出口,随即就明白了,“你是觉得她等会儿会来探口风?”

    南宫璃点点头,“现在不能确定她到底动了什么手脚在这些吃食里,不过不管她动还是没动,她待会儿一定会问我们味道如何。

    她有特意关照轩辕家主喝汤,等会儿八成会问汤的味道如何,如果没喝过,那就等于暴露了我们对她的戒心,这样对我们没什么好处。”

    轩辕家主点点头,“原来是这么回事。所以说,这次的吃食里的确没有毒?”

    南宫璃不这么认为,“单独下毒那是最蠢的办法,这些东西单吃可能没有毒,如果混着吃呢?”

    南宫璃说罢,将南宫柔送来的点心依次咬了一小口,随后将其中三样排除在外道:“这三种很普通,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两种如果没有喝过汤,吃了也没有问题。如果喝过,三种加一起是一种慢性毒药,会让人上瘾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