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有道声音在说,你们没可能,她不会喜欢你,她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但是,纵使知道这些,还是有另外个声音在反驳:又没有在一起,又没有成婚,为什么你就没有机会?

    习惯有时候真的很可怕,当一个人习惯用他所有闲下来的时间去思念一个人,习惯为了一个人努力奋斗时候,这个人已经融入了他的生活。

    现在,要他将这个习惯里的人抹除,这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如果说,世上有一种毒,即便你知道它是毒,还是一种剧毒,可你却甘之若饴地受着,那只可能是情毒。

    真的…很难放下。

    真的…很难受。

    房内一瞬间归于宁静,南宫璃继续摆弄着她的药草,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在她的印象里,自己和轩辕孤相处的时间并不多,所以她认为即便是他对自己有情,也没有到多深的地步。

    现在止步,对他,对她,都是好事。

    轩辕孤靠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南宫璃。

    原本,他有很多话想说,很多话想问,而现在,他觉得每多问一句,也不过是多痛苦一点罢了。

    他有些后悔,或许他不该想着自己成长,他就该去南城,去看她,去烦她,就算失败了,也比现在好,连个失败的机会都没有。

    她永远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喜欢她,喜欢到连他自己也不明白的程度。

    为什么会喜欢她?

    可能一开始只是一种想要征服的感觉,但时间一久,就成了无解的迷恋。再见时,她果然没有让自己失望,她聪慧,她能力强,她有自己的想法,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她都是那么的完美。

    唯一不完美的是,她不属于他。

    暗暗地深吸了口气,轩辕孤闭上眼。

    如果能一辈子这样看着她,或许也是一种幸福?

    陶简按照轩辕家主这边的想法一回到住处就开始召集自己父亲的手下,和南宫璃预料的一样,大家对大长老的忠诚度极高,根本没有费什么口舌,一群人都主动拥护陶简为首。

    轩辕家主趁机提出,大长老二儿子欠下的债,会尽全力解决。同时,希望大家能走大长老选择的路,能够继续拥护自己。

    大长老这边的事进展得很顺利,饵已经放下去了,接着只要等鱼自己上钩就行。

    轩辕家主返回自己现在住的院落时,恰好遇到南宫柔来送吃食。

    因为南宫璃之前提过,就算知道南宫柔和轩辕楠是一伙的,也不好表现出来,不要打草惊蛇。

    所以,面对南宫柔,轩辕家主表现得相当客气。

    “看来离少是个有能耐的,轩辕少爷身子好转不说,家主你的脸色也好了很多。”

    轩辕家主点点头,看了看她手中的食盘道:“特意给我们送吃食来的?”

    南宫柔颔首道:“是啊,怕你们太累了,可别轩辕少爷还没好全,你们就累垮了。

    这些是我亲手做的,希望合你们的胃口,都是些对身子有益的。啊,对了,这碗汤是特地给家主你熬的,记得趁热喝。”

    轩辕家主笑眯眯地接过食盘,“里头味道重,我带进去就行,回头还得麻烦你来收一下。”